剛才在片場所發生的一切,就像顆炸彈,炸開了多年來隱晦不談的真相,也炸毀了順圭能夠逃避躲藏的掩體,赤裸裸地擺在眼前要讓順圭看個仔細。

要不是那個人及時的出手,或許明天的頭條就是SJ社長遭飛輪輾過,離奇喪命,要不是那個人適時的出現,或許她就不會安然無恙地站在這裡。

這裡是城市東邊的山頂,從這可以俯瞰由萬家燈火所營造出的美麗夜景,可以遠望緩慢轉動的摩天輪,在夜空中劃出屬於幸福的圓。

眼底閃爍變換的霓虹,將黑戎般的夜空映照的猶如白晝,卻無法照亮屬於李順圭的幸福輪廓。

耳畔呼嘯而過的冷風,捲起了散落一地的枯黃,帶走了懸掛眼角的淚珠,卻無法吹散心中揮之不去的愁緒。

身後固若金湯的懷抱,沒有多餘的言語,只用著平穩規律的心跳,一點一滴地灌溉著那縷乾涸貧瘠的靈魂,為其注入生命的泉源。

有人說時間會讓悲傷痊癒,但對順圭而言,那個纖細卻有力的臂彎才是最佳的特效藥。

「不去醫院看看她嗎?」溫柔的嗓音從背後傳來,那個人總是清楚什麼時候該發言,什麼時候該沉默。

「不想!!」自從順圭接任SJ社長以來,身上的重擔讓她忘記了她還有任性妄為的權利。幸好,幸好在她面前自己還能保有一點傲嬌,一絲霸道。

「真的?」身後那人將順圭的身體轉向面對著自己,一雙渾圓的眸子閃著質疑的光芒。

「真的!!」順圭堅定的點了點頭,但隨即又背對著那人,輕輕地吐了一句,「至少...不要是現在...」

每段故事都有屬於它的結局,結局是好是壞,是喜是悲,或許早有線索可循,或許早就大局底定,或許早已心知肚明。

只是當結局真正到來,真實出現在眼前時,就會發現再多的心理準備都是枉然,因為情節的發展早已深深地牽動著每一根神經,牢牢地掌控著每一個呼吸,就像現在的李順圭。

現在的她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般,快要窒息,她需要多一些時間,換取能夠大口呼吸的空間;現在的她就像是驚弓之鳥般,膽小怯懦,她需要多一點勇氣,迎接即將來到,那短暫卻殘酷的瞬間。

所以不要是現在,只要不是現在,她深信自己能夠坦然地放手讓Jessica自由,也讓自己自由。

山頂的風越晚越是冷冽,驟失身後的溫度讓順圭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這時她才發現那人正交叉著雙腿,身體傾斜痞樣十足地靠在車子的引擎蓋上。

身高170的她頂著一頭俐落的短髮,一襲及膝的長版風衣襯托出她高窕修長,不輸專業模特兒的身材,在月光的投射下,隱隱的散發著捨我其誰的御姐風範。

「小短身~~陪我去吃宵夜吧!」那人故意忽略順圭眼角殘留的淚光,駕輕就熟地擺出一副好心大爺可憐可憐我的樣子。

形象上的反差成功地一掃順圭臉上的陰霾,順利地牽起了嘴角那一抹好看的弧度,或許不管時空如何變換,歲月怎樣流轉,佇立在李順圭身後的,永遠會是這個名叫崔秀英的女人。


「秀妍,秀妍....」熟悉的呼喚不斷地迴盪在四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讓Jessica只能循著聲音,憑著直覺在黑暗中摸索前進。

突然間Jessica腳下一空,整個人便開始不停的往下墜,往下墜,她張口想尖叫,聲音卻怎樣也出不來,雙手憑空胡亂地揮舞著,卻加快了下墜的速度,最後她放棄了掙扎,閉上眼準備迎接死亡的到來。

那一刻,所有的回憶,所有的過去,無一不爭先恐後地在腦海中浮現。

在Krystal拿著小黃瓜追著自己跑時,總有個溫暖的懷抱讓自己躲藏,那是泰妍;在每天清晨自己與床舖難分難離時,總有個輕柔的聲音喚著"小懶貓,該起床了!",那是泰妍。

在因賴床而快遲到時,總有個使命必達的快遞會在最後一秒前將自己安全送達,那是泰妍;在忘了帶傘卻遇到午後雷陣雨時,總有個瘦弱的身體擋在前方,讓腳踏車後座的她不至於變成落湯雞,那是泰妍。

在自己生氣憤怒時,總有個安靜沉默的人肉沙包,乖乖地讓自己搥打發洩,那是泰妍;在每次激情過後,無力地喘著大氣時,總有雙溫柔的手在背後輕拍,在耳邊傾訴著"我愛妳",那是泰妍。

數不清的回憶,算不盡的過去,不同的情境,不同的時點,但永遠有個人是相同的,那就是金泰妍。

一想到泰妍,Jessica可以感覺的水氣迅速的在自己的眼眶中凝結,凝聚成一顆顆晶瑩剔透的小水滴,當它就像斷了線的珍珠般,無聲地墜落時,一道刺眼的白光劃破了黑暗,刺痛了Jessica的雙眼,讓她下意識的緊閉。

當Jessica再度張開眼睛時,一陣暈眩陡然而至,眼前的白茫頓時天旋地轉了起來,一股噁心感隨之而生,讓她無法克制的開始乾嘔著,這一舉動也驚動了徹夜守候,一夜未眠的人。

「秀妍,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泰妍疲憊的臉上,掛滿的是無比的擔憂。醫生說Jessica可能會有輕微的腦震盪,特地交代泰妍如果Jessica醒來有頭暈,想吐的現象,一定要多加注意。

終於等到暈眩感散去,Jessica才清楚的辨識出自己身在何處以及眼前的人是誰,,也才發現泰妍眼下那兩道過於明顯的淡紫,這可以當作是她擔心自己的証明嗎?

「我去叫醫生!」看Jessica對自己的問話毫無反應,只是一個勁地似笑非笑著,泰妍心想該不會撞壞腦子了吧,趕忙地就要往外衝,卻被一雙柔夷緊緊的牽住。

「我討厭醫院,我想要回家~」Jessica此時的聲音就像是吳儂軟語般輕柔鬆軟,泰妍明白這是她有求於己。

「不行!妳以為睡覺可以自然醒,生病就能自然好嗎?」所謂關心則亂,泰妍的語氣多了幾分的苛責,臉色也隨即深沉了下來。

「妳明明知道我不喜歡醫院...還這麼兇....人家是病人耶...」放掉牽住泰妍的手,Jessica賭氣地用被子蒙住自己的頭,在被窩裡嘟嚷著。

隔著被子泰妍還能聽到斷斷續續的聽到"泰妍是笨蛋,也是壞蛋,是個笨蛋加壞蛋的臭雞蛋!",諸如此類的謾罵及控訴,與從前自己逼她吃藥時的台詞相去不遠。

「秀妍...秀妍...」即使內心不斷地調侃著這傢伙國文程度沒長進,罵人台詞了無新意,但泰妍還是強忍著笑意,輕輕地搖著床上那團壟起。

「妳再不出來,我走囉~」眼見軟招無效,泰妍立刻出言威脅,甚至還故意加大了腳步聲以及用力地將門把壓下,使它發出喀喀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Jessica發現外邊真的一點動靜都沒有,於是便掀起被子的一角,查探四周的情況,原本站在右側的人影還真的不見了,嚇得她立刻從被子裡鑽了出來,卻對上了正前方笑盈盈的泰妍。

那一刻Jessica只覺自己的臉似乎已經發出騰騰的熱氣,當她想在躲回原本的屏障時,泰妍卻搶先一步地將被子沒收,害得她只能雙手掩面,催眠自己一切都是幻覺。

「請問妳現在是屬鴕鳥嗎?」泰妍好笑地看著Jessica的舉動,然後輕嘆了一聲,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妳知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危險的事?妳知不知道這樣讓人有多擔心?」

「對不起麻....」泰妍的一席話,將Jessica拉回到昨晚那驚險的場景中,她明白是自己太自不量力了,只能低聲地懇求著,「那我乖乖的,妳能不能不要走?」

「恩...只要妳乖乖的,我什麼都聽妳的。」笑著和Jessica拉勾約定,看著她臉上浮現出小女孩般,美好純真的笑臉,泰妍明白陌生人的遊戲,已無法再進行。

一場生死的劫難,敲碎了自欺欺人的假面具,兩顆本就貼近熨合的心自此表露無疑,無所遁形,陌生人自此不再是陌生人。

只是在這三角關係中,註定某人需要用落寞來成就這樣一個結局,而那人的身影早已悄然地退出了病房......


原來順圭一早便來到了醫院,但卻一直重複著將手放到門把上,再放下,然後徘徊一下,繼續深吸一口氣,將手重新放在門把上,如此這般不下數十次,就是無法下定決心,打開那扇未知之門。

要不是秀英適時地傳來那封內容為"痛是因為真愛過,怕是因為深愛過,再痛再怕都已愛過,那便已足夠。妳永遠是我引以為傲的小太陽!",或許順圭會繼續選擇逃離。

只是當她下定決心要壓下門把時,門把卻自己下壓了,驚嚇之餘順圭下意識地躲在牆角,靜觀其變,但病房門口卻無任何的動靜傳出,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踩著小心翼翼的步伐,走進了病房,卻讓她看見了那一幕。

她看見的是泰妍對Jessica藏得極深,卻不輸給自己的愛,也看見Jessica當年令自己沉溺的笑容,原來那樣的笑容除了是撒嬌外,也代表著幸福,而且是屬於Jessica的幸福。

順圭識趣地默默的離開了病房,一個人來到了醫院的頂樓,原以為自己會大肆的哭喊,放任情緒無止境的宣洩,沒想到自己的胸口雖然還是有些悶,可心卻有說不出的平靜,或許是時候了.....

接到簡訊,準備離開病房的泰妍在門口碰到了前來探視的允兒及YURI,叮嚀過幾句後便匆匆來到醫院的頂樓,面對她早該面對的一切。

「社長,怎麼來了不先去探視一下Jessica?」泰妍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輕鬆自在。

「我們明人不說暗話,直接切入正題吧!」順圭此刻臉上盡是坦然的笑容,「金泰妍,前情報局第三分隊隊長,幾年前,在執行任務中,失手誤傷隊員鄭秀晶,致其變成植物人,至今仍舊昏迷不醒。而妳也引咎辭職,離開情報局,過著自我放逐的生活。」

「三年前,結束了自我放逐,回到國內與同是前情報局人員的林允兒合夥開了T&Y。」順圭頓了頓,她很滿意泰妍臉上的震驚。

「妳怎麼會知道這些?」震驚只是一時,泰妍隨即換上戒備的表情看著順圭。

「人都會有過去,而過去是無法完全被隱匿的,只要有心,我就會知道。還有,妳無須對我戒備,我和妳雖然稱不上有交情,但我絕不會是妳的敵人,因為....我們都愛著同一個女人。」

當順圭說出"同一個女人"時,泰妍已然明白順圭找她的目的,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因為她明白眼前這個大社長,是真心疼愛,用心呵護著Jessica的。

人家說被愛是幸福的,要不是自己無端闖入,要不是自己無法把持,Jessica也不會因為"陌生人"而感到痛苦,她會一直在順圭的愛中幸福快樂,這都是自己的自私所致。

「我很抱歉!是我將私人感情帶入了工作領域,我會....」突然一陣火辣感從臉上傳來,泰妍對上的是順圭略顯憤怒的眼神。

「妳是真的愛她嗎?如果真的愛她,就請別再左右搖擺,這樣只會造成更大的傷害!」順圭終於明白為什麼Jessica最近總是表現的患得患失,這一切都是因為泰妍的舉棋不定。

「那妳呢?妳就能這麼簡單將所愛的拱手讓人嗎?」這一掌讓泰妍明白順圭對Jessica的愛不亞於自己。

「我愛她,我也無法這麼簡單的就將她拱手讓人,但Jessica不是玩具,她有血有肉,有情有感,我這麼做不是讓,而是尊重!」順圭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尊重她只愛陌生人的權利....所以我選擇放手...」

沉默了半晌,再次眼神交會的兩人相視而笑,笑是因為釋懷,是因為她們有個需要共同守護的女人----Jessica,鄭秀妍。

創作者介紹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