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醫院,允兒簡單扼要地向醫生說明具有過敏體質的YURI對哪些藥物過敏,目送YURI被推進急診室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喝著KEY買來的咖啡,這才恢復了應有的冷靜。

不停地端詳著手中的面具,卻怎樣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無意識地玩弄著手中的面具,卻有了出乎意料的發現,一些細微的粉末靜靜地躺在自己的手心。

這樣的發現猶如一道閃電擊中原本腦筋一團混亂的允兒,她想起從小就愛美的YURI曾依樣畫葫,偷偷地將媽媽的化妝品一個勁地往臉上抹去,而偷雞不著蝕把米的結果就是臉腫的像麵龜,還差點丟了小命。

有了那次經驗後,大家才知道膚色黝黑,外表看起來像個健康寶寶的YURI是過敏體質,尤其是對含有化學成分的物品更是反應激烈。

「(王民)豪,你還在片場嗎?恩...馬上封鎖YURI的休息室,不准任何人靠近!等等我會先讓KEY去找你,你們兩個就先行搜索,我等泰妍來了再過去找你們。」有了線索後的允兒立刻對(王民)豪下達指示,並示意KEY迅速趕回片場。

經過醫生的緊急治療,YURI的狀況平緩了許多,但偶爾還是會出現呼吸困難的現象,所以醫生建議留院觀察個兩三天,等情況穩定後再出院較為妥當。

靜靜地坐在病床邊,看著熟睡中的YURI,腫如麵龜的左臉深深的刺痛了允兒的心,難道這就是無法放棄執念而得的懲罰?既然是對自己的懲罰,又為何是加諸在自己最愛的人身上?

名叫"懊悔"的漩渦正一點一點地吞噬著允兒,就在此時,一雙不算大的手掌用力的覆在她的肩上,將她從漩渦中抽離,那人是泰妍。

「美英,這裡麻煩妳一下,我和允兒出去聊聊。」泰妍用著不容拒絕的眼光看著因兩人的晚餐約會被打擾而像是被怨靈纏身的美英,直到美英不情願地點了點頭後,才和允兒離開病房。

「很痛吧....」坐在醫院中庭的椅子上,泰妍仰望著夜空,「我是說後悔,很痛吧...」看到允兒一臉無解的樣子,泰妍又補充說道。允兒淡淡的一笑,就當作承認了。

「但現在的當務之急不是我痛不痛,而是趕快找到那個隱藏在暗處的人。」允兒長長地嘆了口氣,她明白事情的輕重緩急,「我總覺得這接二連三的意外不是偶然,等等我就要回去片場,看看有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這裡就....」

「去吧!我會在這裡替妳守著她的。」泰妍拍了拍允兒的肩膀,給了個要她放心的表情。

「還有...」允兒稍微沉吟了一下,鹿眸中閃耀著不容置疑的光芒,「麻煩跟她爸說一下,要他暗中撥派人手,畢竟有備無患。」

泰妍面帶讚許地看著允兒,不愧是曾經的局長第一候補人選,即便敵暗我明,即便YURI正遭逢不明的威脅,卻不見其有太多的慌亂,反而冷靜且堅定,如果當年的自己也能像她一樣,或許水晶不至於如此,自己和秀妍也....

 

送走允兒後,準備回到病房的泰妍,遠遠地就聽到走廊上有爭吵的聲音,其音量之大,若非此層為VIP獨立病房,絕對是會被掃地出門的。

「我不管!這就是你們的失職!」冷峻中帶點霸道的語調,泰妍不用看到臉也知道這是盛怒的秀妍。

「是不是我們失職,還在未定之天,請Jessica小姐等水落石出時,再來批評指教也不遲!」低沉中帶著濃重的鼻息,泰妍依舊不用看臉也知道這是暴怒的美英。

「Dae....」泰妍一出現,美英立刻哭喪著臉,一副有苦難言的樣子看著她,而泰妍只是輕拍著美英勾在自己臂上的手,給了一個要她放心的微笑。

「Jessica小姐,對於這次YURI小姐的意外,我們的確是責無旁貸。」說罷,泰妍便向Jessica與順圭深深的一鞠躬,「該負的責任我們不會逃避,但眼前最重要的應該是找出在背後操弄一切的人不是嗎?」

這話泰妍說的不卑不亢,甚至隱隱含有教訓的意味在內,但眼神中卻有另一種情緒。這讓Jessica想起從前的泰妍,過去只要自己的要求過於任性,不講理時,泰妍總會板著臉對自己說教,但眼中卻是滿載著旁人無法看懂,只有她懂的溫柔。

但一旁因為出現救兵而顯得有些得意的美英,卻讓Jessica打消了息事寧人的念頭,轉而向順圭發起牢騷,可沒想到一向對她百依百順的順圭,也投奔敵營了。

「Jessi~~」順圭低聲下氣地安撫著盛怒中的女王,「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相信泰妍她們一定盡力了,更何況今天要不是允兒處理得當,或許YURI不會安穩的在裡面休息,不是嗎?」順圭的一席話換來了Jessica的沉默不語,但眼中的怒氣已有些消退。

「美英。」泰妍明白沉默代表Jessica態度已經軟化,該做個台階讓她下了,於是泰妍拉開美英勾在自己臂上的手,「剛才妳也有錯!Jessica小姐的反應是人之常情,妳應該做的是安撫,而不是針鋒相對!」

「喔....」雖然美英"喔"的有些不甘願,但也識大體地對Jessica道了個歉。

「恩...我也有錯啦...請妳別放在心上...」Jessica明白這是泰妍特意為自己所設的台階,也就順勢而為,微微一笑,消散了適才的煙硝味。

好不容易化干戈為玉帛,美英立刻回頭,用她的招牌笑眼,像個急著討賞的孩子般注視著泰妍,而泰妍也稱許的摸了摸美英的頭。

兩人親密的互動,美英愛慕的眼光,全無遺漏地落入了Jessica眼中,苦澀迅速地從舌尖蔓延開來,揪痛不合時宜地佔據了左心房,在淚水衝破眼眶的封鎖前,Jessica決定逃離。

「我今天要留在這照顧YURI。」Jessica用著自己以為平靜的語調、平靜的表情對著順圭說,但在順圭眼中,現在的她就像當年的冰山公主,寒氣逼人。

順圭只當Jessica是因YURI而心煩意亂,正在鬧情緒,略感抱歉地向泰妍和美英點頭示意,便牽起她的手,轉身走向病房,但在轉身之際,卻聽到了這段話。

「美英阿,我答應允兒要留下,今天可能要讓妳自己回家了....還有...晚餐...我們改天再吃,好嗎?」泰妍有些愧疚地看著洩氣的美英,直到她順從地點了點頭,泰妍才露出欣慰的一笑。


將美英送到醫院門口後,泰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躊躇在病房的門前,右手搭在門把上,就是沒有推開的勇氣。

她捫心自問著,到底是在害怕什麼?是害怕推開後會看到秀妍依偎在順圭懷裡,兩人如膠似漆的樣子嗎?可自己又有什麼權利害怕?有個人疼愛著,呵護著秀妍不是很好嗎?

只要秀妍能幸福,自己能忠實地扮演著默默支持的粉絲,這就得償所願了,不是嗎?拿定主意的泰妍,終於推開那扇門.....

門內是一片寂靜,泰妍預想中的情節並未在她眼前上演,原先固定好在嘴角的弧度也因無用武之地而回到原來的位置,輕輕地將門關上,癡癡地望著站在窗邊,背對著自己的是Jessica,她的秀妍。

今夜的月色很美,皎潔的月華是她專屬的聚光燈,為她精緻如人偶般的臉龐增添了幾分的朦朧,微涼的清風撩動著她的髮梢,讓安靜駐足的她更顯飄逸,恍若初入凡塵的仙子,是那樣地恬靜柔美,令人心醉。

「別著涼了。」即便不忍打破眼前如此美好的畫面,即便明知不能再給予過多的溫柔,但泰妍還是將自己身上的大衣脫下,覆在秀妍單薄的肩上。

「ㄜ...社長呢?」泰妍搔了搔頭,眼神飄忽不敢直視秀妍,她怕,怕自己又會迷失在那閃動著愛戀的眼波中,而忘了她只是個陌生人而已。

「我讓她回去了....」看到泰妍的反應,秀妍不禁在心裡鄙視自己一番,繼續望向窗外,拉攏那件披在自己肩上的大衣,不冷不熱的說著。

泰妍遺留在大衣裡的溫度,滾燙著秀妍的心,專屬於泰妍的味道隨風竄入,充斥著秀妍的鼻腔,但秀妍告訴自己這樣的溫柔不能再貪戀了!

秀妍一直以來就是個堅決果斷,好惡分明之人,但一遇到這個名叫金泰妍的人,她卻變得舉棋不定,優柔寡斷,鄭秀妍都不鄭秀妍了。

所以她決定先踏出第一步,畢竟太過曖昧不明,複雜糾葛的事物不適合她,這也是她執意不讓順圭留下的目的,因為她要和泰妍好好的談談。只是溝通一定得是雙方的交流,一廂情願是無法換取任何雙贏的結果。

「那叫黃美英的....是個不錯的女孩....」秀妍淡淡地說出她對美英的感覺,在美英身上她看到了執拗與堅韌,卻又不失溫婉柔順,或許這樣的人才是適合泰妍的。

「恩...美英她的確是個好女孩...但....」泰妍欲言又止地看著秀妍的背影,"但我不是個好人...."。

「知道她是個好女孩,就別再有但是了....」秀妍回頭用自以為輕鬆的口吻說著,嘴上掛著的是慘淡的微笑,「也別再輕易的對別人體貼....」拿下披在肩上的大衣,像是做完最後的巡禮後,將它遞回給泰妍。

「披著,別著涼了!」泰妍不由分說地再次把大衣披回秀妍的肩上,語氣間多了幾分強硬。

「金泰妍!」秀妍想在把大衣脫下,但衣襟卻被泰妍緊緊地拉住,只能怒視著泰妍,「如果,妳還想繼續陌生人的遊戲,就請妳別對陌生人太過溫柔!」

原以為泰妍會據理力爭,怎知她只是鬆開了緊握住衣襟的手,「小聲點....」,指了指病床上的YURI,一副妳想吵醒病人就請繼續吧,我無所謂的樣子。

「妳....」秀妍氣急敗壞地看著霸住一邊沙發,準備就寢的泰妍,「我...我會把它丟掉喔!!」弱氣的威脅,換來的是泰妍瀟灑的將手一揮,將大衣的未來交給了秀妍。

 

相較於病房內有些霧裡看花的微妙氛圍,車上的氣氛就淺顯易懂了些。

車子在順圭的駕駛下,平穩地駛在通往美英家的道路上,沒錯,是通往美英家。

在醫院門口和泰妍道別過後的美英並未立刻搭車離開,而是一個人坐在一旁的花檯上,她在等待,等待一個不知道會不會回頭的人。

外邊的冷風吹得她瑟瑟發抖,但醫院的自動門卻未曾再度開啟過,就在她自嘲著自己真的沒有賭博的命,心灰意冷地準備離開時,卻看見順圭的車安靜地停在自己面前,而她也順理成章地搭上了這輛順風車。

「戴上這個,會暖和些。」一上車,順圭便貼心地將自己的手套遞給美英,「還有...我代Jessica向妳道歉,她只是心直口快,沒有惡意的!」

「恩...我明白的!」或許是手套裡的溫度傳達到了心房,美英的招牌笑眼再度回到了剛才略顯憂傷的臉上。

「就說妳笑起來很美吧!」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美英的笑容,剛才被Jessica強制驅離的不悅一下子就一掃而空了,果然難過時有個人陪一切都會好很多。

「謝謝李社長的誇獎,但還是先請您專心開車吧!」美英瞇著眼,笑著指了指前方的號誌燈。

一路上滿車的歡聲笑語,兩人可說是聊得不亦樂乎,美英更是被順圭的幽默風趣給逗得直撫掌大笑,眼淚更是不聽使喚的奔騰而下。歡樂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很快地車子便停在了美英公寓的大門前。

「今天謝謝妳送我回來!」美英慵懶的趴在車窗上,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地,「在這等我一下!」

在等待美英的時間,順圭下了車,環顧了下四周,雖然此處在市中心附近,但環境還算清幽,還不時有警車巡邏,安全上有一定的保障,的確適合單身女子居住。

「不是叫妳在車上等嗎?」剛從便利商店小跑步回來的美英沒等氣喘過來,便語帶嗔怪地叼念著,「趕快,用這暖暖手!」原來剛剛被美英小心翼翼地護在懷中的是一罐加熱過的阿華田。

接過阿華田的那一瞬間,有種無以名狀的情緒溢滿她的胸懷,有多久沒被人這樣細心的關懷著?上一次....是那個人離開的時候吧.....

再想到自己和Jessica交往的這幾年來,好像都是自己先付出,她才會有所回應。雖然清楚Jessica外冷內熱的個性,但長久下來說不累那是騙人的,而這樣的情緒好像在知道Jessica心裡的人可能回來後,越來越明顯了。

如果...如果Jessica能有美英的一半體貼,那不管未來的路有多苦多累,她也會堅持下去的,只是....愛不應該拿來比較,不是嗎?

「快回去吧!」美英的聲音喚回了順圭的心神,當她回過神時,車門已經開好,手上還多了副手套。

「這就先借妳戴著吧!」順圭將手套重新塞回美英的手上,「我有這個!很暖的~」看到美英疑惑的眼神,順圭搖了搖手上的阿華田。

「快上去吧!」這次換順圭推著美英進公寓大門,一來一往間換來的是兩人的相視而笑,最後兩人決定一起轉身,一起走向歸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wonU 的頭像
KwonU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sura
  • 交換一下唄...明顯體貼sunny比較適合跟傻帕尼
    至於女王就...跟陌生人小姐糾纏下去吧~
  • Asura
  • 交換一下唄...明顯體貼sunny比較適合跟傻帕尼
    至於女王就...跟陌生人小姐糾纏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