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是大腦營造的虛無,往往創建出轉瞬即逝的幻象,短暫而美好。

夢,是潛意識的延伸,往往反映出隱藏已久的渴望,真實而誘人。

幻象與渴望的激盪,交織出的火花總讓人目眩神迷,流連忘返,即便明知那是夢,就像此刻的YURI。

若非房外斷斷續續傳來擾人清夢的雜音,一夜好夢的她情願繼續在夢境中沉溺,沉溺在那恍若是被天使輕柔呵護的懷抱中。

夢中的餘韻始終縈繞於心,久久未散,以致於即便YURI神智早已清醒,卻仍緊閉雙眼,放縱自己投入那如夢似真的溫度裡,直到那令人煩躁不堪的雜音再度來襲。

「呀西!!」不滿地掀開被子,怒氣沖沖地循聲而去,準備揪出那個罪魁禍首,然後暴打一頓。

但在找出元兇暴打一頓之前,眼前怵目驚心,彷彿經歷過戰爭一般的景象,就先讓她倒退三步,倒抽了好幾口氣。

餐桌上擺滿大大小小裝著白色液體的杯子,桌面還留有可能因為裝太滿而溢出來的水漬。

廚房的地板上展示著由山藥皮與蘋果皮交疊而成的地毯,背對YURI的身影正手忙腳亂地往果汁機裡丟東西,隨著東西的進入,果汁機裡的牛奶紛紛投奔自由,濺的整個流理台都是。

「喂!」YURI壯著膽子先聲奪人,「妳是誰?怎麼在我家?」只見那人僵直了一會,再以慢動作緩緩地轉過身。

「我一定是在作夢...我一定是在作夢....」當看到那人的廬山真面目時,YURI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語,並掉頭要往房間走去。

「喂!」那人一把拉住YURI,「我是林允兒,代替小賢來保護妳的。還有...這該死的山藥汁要怎麼打?」要知道允兒為了讓YURI起床就有山藥汁可喝,可是和那黏稠的東東奮戰許久。

「呀!!」YURI暗地裡捏了自己大腿一把,確定會痛後,深吸一口氣,怎知一回頭就看到自己心愛的米奇圍裙被牛奶弄的滿目瘡痍,也顧不得形象大叫了起來。

「不是我弄得喔!是牛奶一直要噴出來的...」允兒狀似無辜的望向早已七竅生煙的YURI,「就麻煩妳...幫我多打一杯吧...小賢說山藥汁有益健康~~」,然後迅速地將圍裙脫下,逃之夭夭。

看著允兒津津有味地喝著她原本避之唯恐不及的山藥汁,YURI內心突然一陣酸楚,原來不是討厭,而是人不對.....

相較於YURI的黯然落寞,允兒倒是喜上眉梢,因為她終於不需要藉著山藥汁來訴說思念,來回憶兩人間的點點滴滴,至少.....至少在她貼身保護的期間....

 

如果人生能夠像夢一樣,不論是美夢,還是惡夢,只要醒來便有重新做夢的機會,那該有多好?

只可惜,人生並非一場夢,而是一趟旅程。不論妳樂意與否,只要走過、做過、說過,現實便會忠實地記錄下來,留下無法反駁的痕跡。

"我很痛!",簡單的三個字靜靜地躺在泰妍的手機中,無聲但卻足以喚醒泰妍昨夜的記憶,驅走宿醉帶來的疼痛。

清醒後的泰妍自責自己的衝動,懊悔自己的魯莽,害怕自己的坦白會吹皺一池春水,帶來不可抹滅的傷害,如果可以,她想擦去有關昨夜的一切記憶。

可偏偏越想擦去,記憶就越發明顯,她甚至可以想像秀妍倔強不哭的樣子,又偏偏在此時,美英前來提醒她今天要去SJ開會,針對片場的意外進行檢討。

而好心前來提醒的美英自然就成了泰妍發洩的對象,紮紮實實地被颱風尾掃個透徹,導致現在車上的氣氛.....非常僵!!

「美英阿....」儘可能地無視不斷從美英鼻中竄出的龍息,泰妍小心翼翼的喚著。

「小賢說開車不能分心!」美英的雙眼直直地看著前方的路況,就連餘光也不願施捨給泰妍。

「那妳先把車靠邊停.....可以嗎....」泰妍持續著哀兵攻勢,這招對美英屢試不爽,果然不多久,車子就好好地停在路邊。

「對不起....」車停好後,泰妍低著頭,邊擺弄著自己的手指,邊低聲下氣地道著歉。

身旁的靜默讓原本就已惴惴不安的泰妍更加坐立難安,微微往駕駛座的方向瞄去,卻看見不斷落下的晶瑩。

「美英...」慌了手腳的泰妍,只能下意識地將美英攬入懷中。這是泰妍第一次主動擁抱美英,也是美英第一次與泰妍如此貼近,貼近到可以聽見她的心跳。

「金泰妍...妳算什麼?憑什麼拿我出氣,卻不讓我分擔妳的難過?憑什麼讓我在妳背影守候,卻不願回過頭看看我?」這樣的貼近讓美英的情緒更加肆無忌憚地隨著淚水宣洩而出。

其實從很久以前,美英看得出來泰妍的內心總封印著一個名叫"愛情"的東西,也能感覺到泰妍的目光總鎖定在一個叫做"回憶"的地方,所以總看不見隱身在她影子中的自己。

從前她以為只要自己耐心等待,衷心守候,泰妍一定會有所回應,但泰妍給她的卻是一段看似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的距離。

她不是聖人,這些年下來,她也累了,現在的她只想在這一場妳追我跑的遊戲中,要回一點主控權,找回一點自己。

 

在愛情裡想找回自己的,還有在辦公室裡閉目沉思的李社長,順圭小姐。她所沉思的不是SJ未來的大政方針,而是自己與Jesscia的愛情方向。

對照Jessica昨夜的倉皇逃離,今天早上的她就顯得遊刃有餘,還能哼著歌,若無其事地準備了早餐,彷彿昨夜就像是一場夢而已。

在兩人交往,甚至認識的這些年來,Jessica早起是奇蹟,早起並且親自下廚是神蹟。

在過去,總得使出渾身解數,等待海枯石爛,神蹟才會偶爾降臨,短暫顯現,像今天不請自來的神蹟,這是第一次,也是順圭望眼欲穿的。

但人就是這麼的奇怪,當一直以來的願望達成,甚至獲得超乎自己預期的回饋時,反而會開始懷疑箇中的真偽,開始思考背後的意涵。

回想兩人的愛情路,表面上都是自己在主導,但真正的掌舵者卻是那個一直表現出事不關己的Jessica。

兩人的愛情因她的點頭而開始,因她的微笑而風光明媚,因她的悲傷而烏雲密佈,因她的倔強而僵持不下,因她的溫柔而停止冷戰,兩人的愛情始終繞著她打轉。

自己的情緒因她的情緒而起伏不定,因她的喜怒哀樂而喜怒哀樂,在Jessica面前她不再是一呼百諾的李社長,而是在愛情國度裡迷失掉自己的愚人。

「SUN~~妳今天怪怪的喔....」翹著腳在沙發上看雜誌的Jessica突然抬頭與順圭對視,眼神閃過一絲疑惑。

「有嗎?」太過坦然的Jessica反而讓順圭堂皇了起來,難道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Jesscia將自己的重量完全交給了順圭,整個人埋進她的懷中,在她頸項間低語著,「SUN....有事一定要跟我說...別騙我...」,因為....我連自己都無法相信了....

但Jessica卻忘了一個能對自己說謊,在情人面前隱藏心事的人,又怎能去要求別人要對自己誠實,毫不保留的付出全部?

「恩...」順圭緊擁著Jessica,輕聲應諾著。因為....就算明知妳內心藏有另一個人,我卻無法對妳說不....就讓我守著妳,守到不能在守為止....

但順圭卻忘了在她應允的同時,一個謊言已然成形,成形的謊言會逐步地侵蝕著岌岌可危的愛情。

就算對過去再怎麼視而不見,也只是另一種的龜縮逃避,一個連自己都失去的人,又怎能去守住一段正在流失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wonU 的頭像
KwonU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