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她,如果不是意外,那一定是上天的刻意安排,才會讓她離開後,又半途折返。

每當自己心情煩悶時,Jessica便會跑來醫院探視自己的妹妹Krystal,和她說說話,聊聊天,鬱悶的心情就能獲得舒緩,即便沉默是她唯一的回應。

但不曉得為什麼,今天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說的也說了,在離開時,心還是揪得慌,要不是和順圭說好今天要去她家,Jessica絕對會一直呆在醫院裡。

這樣的心慌在她離醫院越遠,就越明顯,就像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一樣,於是Jessica當機立斷地回到醫院,於是遇見了她,深埋在心底的那個她----金泰妍。

天知道,當她看到她落寞的背影,聽到她過去的種種,她有多想從背後擁抱住她,告訴她自己好想她,告訴她自己不會再放開她了。

但又怕眼前的一切只是個幻影,只要一碰,便會煙消雲散,更怕自己突如其來的舉動,會讓她再次從自己的身邊逃走,於是就一直站著,一直等著,甚至在她要離開時,拿命和她賭。

事實證明她贏了,即便剛才兩人只有對視與沉默,但對Jessica而言已經勝過千言萬語,因為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來自泰妍的真心及眷戀,如同自己對泰妍一般。

「去哪了?」摸著那束平放在櫃子上的桔梗,淡淡的問著。

「對一個自我放逐的人來說,四處皆可為家,去了哪不重要。」泰妍雲淡風輕的說著,但實際上她只去了一個地方---希臘的聖托里尼,兩人夢想的國度。

「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承受?難道我不能讓妳依靠嗎?」Jessica明白泰妍的雲淡風輕都是故作鎮定,就像自己現在一樣。

「是我不能依靠....如果不是我....Krystal....」如果出任務時,自己能夠多看管下立功心切的Krystal,如果當Krystal被脅持時,自己沒失手,現在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Krystal依舊是那個活蹦亂跳,偶爾拿黃瓜嚇她姊姊的孩子,而不是現在這個只能安靜躺著的Krystal。

「所以...妳就揮揮衣袖,留我一個人在原地守候?」Jessica強忍的淚開始不聽使喚的落了下來,不是因為憤怒,而是因為委屈。

「妳...別哭...」Jessica的淚讓泰妍慌了,「我...我....」支支吾吾地拼湊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

「如果..如果妳真要走...為什麼不走的徹底一點,為什麼還要回來,為什麼還要留下讓我可以想妳的蛛絲馬跡?」Jessica攤開原本緊握的手掌,一個小小的罐子在她手心來回滾動著,裡面裝的是桔梗做成的乾燥花。

Jessica清楚桔梗的花語,她選擇在花還燦爛時把它做成乾燥花,放在罐子裡時刻不離身,為的就是不讓這份誓言隨著花的枯萎而凋零,為的就是能夠靜靜地守護著這份不變的愛。

「妳....都記得?」看著在手心滾動的罐子,泰妍的心也在翻騰著,原來她說過的話,Jessica都記得。

「我要如何不記得?難道妳是這樣想我的嗎?」被誤解是難受的,被所愛的人誤解更是椎心之痛,這樣的痛讓Jessica的淚像洩洪般地滾滾流下。

難道她不知道即使現在每天都能收到一束玫瑰,卻敵不過那一株年度限定的桔梗。

只因她還記得兩人的第一個情人節,別人都捧著一大把的玫瑰花時,她只收到一株桔梗。她還記得她當時的抱怨 "為什麼不是玫瑰...就算不是玫瑰..好歹也送一束,怎麼只送一株..."

她還記得當時泰妍把鬧脾氣的自己擁在懷中,柔聲的說 "我的愛只有一份,而這一份永恆不變的愛,只給妳---鄭秀妍。"

一切的一切她都記得,記得清清楚楚,記得完完整整,記得深深切切;一切的一切都早已刻在骨上,銘在心上,要讓她如何不記得。

看著Jessica受傷的神情,泰妍再也按耐不住積累已久的衝動,一個箭步便將Jessica緊緊地環抱住,就算只能有一秒,一秒亦是永恆。

 

凌晨時分,寬闊的街道上,除了偶爾呼嘯而過的車輛,街邊24小時的便利商店還亮著燈外,呈現休眠狀態的城市,別有一番風情。

風輕掠,夜微涼;月當照,影成雙,相依相偎,步伐一致地朝相同的方向前進,此情此景是Jessica多年來的盼望,但現在她卻貪婪的想要奢求更多的以後。

可現實總不允許人有太多美好綺麗的幻想,總輕易且殘酷地將聚散離合的戲碼玩弄於股掌之間,蔑視著有情人的離別。

「到家了!」泰妍輕拍靠在她頸間的小腦袋,「我該走了...」不捨地將Jessica拉離自己的身邊,用眼神巡視著那張不情願的小臉。

「能不能....不要走....」Jessica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一個這麼貪得無饜的人。

泰妍笑著,搖了搖頭,「妳身邊有人了,她做得比我好。」Jessica鬆開了原本緊抓住泰妍的手,是阿,她身邊有人了....那人對她好到無法挑剔...但....

當泰妍的身影即將隱沒在黑暗中時,Jessica突然從呆愣中甦醒,邁開大步追了上去,從背後死命地抱住泰妍,現在的她不想放手。

「我不管!我不管!就一晚,妳不能走!」Jessica喘著氣,任性又霸道的說著。

此刻,情感戰勝了理智,贏過了現實,泰妍深深地嘆了口氣,"就這一晚,讓我也任性一回吧....",緩緩地蹲下身,將還喘著大氣的Jessica背了起來。

「妳...妳幹麻啦~~」突如其來的身體接觸,惹來Jessica的一句嬌嗔,陌生又熟悉的感覺迅速佔據了所有的感官,換來的是臉上不易散去的緋紅。

「帶我們秀妍回家啊!」泰妍理所當然的說著,就像過去那樣。

「喔.....」Jessica小聲地回應著,將頭輕輕地靠在泰妍那不算寬厚的肩膀上,「可以再叫我一次秀妍嗎?」

「只要妳喜歡,沒什麼不可以的...秀妍....」之後的泰妍便一聲輕似一聲地叫著秀妍,而Jessica也一聲柔似一聲地應著,就這樣一步步地走向回家的路。

闊別已久的兩顆心,即使隔著一層衣物,卻也能緊密地貼合著,精確地計算出彼此心跳的頻率,正如地上那道合而為一的影子,妳就是我,我就是妳。

那晚,兩人僅是靜靜地躺在床上,輕摟著彼此,沒人願意開口,也沒人願意闔上眼,就這樣靜靜地,靜靜地躺著。

因為她們都知道過了今晚,她們都得回到正軌,扮演屬於自己的腳色,鄭秀妍就該做回Jessica,SJ社長的女朋友,而金泰妍也只是T&Y的老闆,Jessica的死忠粉絲。

 

酒吧的角落,有個人獨坐著,看著形形色色的人從自己的身旁經過,有的是為交際應酬而來,有的是為徹夜狂歡而來,卻沒有一個是和自己一樣,是為品嚐孤單而來的。

晃了晃手上的Tequila,她笑得黯淡,今晚的她不是統御四方,運籌帷幄的大社長--李順圭,而是為愛神傷,為情所困的普通人--李順圭。

原本歡天喜地地在Jessica家門口等著,等著屬於兩人的美好夜晚,但一整夜的守候,換來的是一幅令她心碎的畫面。

即便隔著一段距離,順圭也能清楚的感受到Jessica依偎在那人肩上時流露出的嬌態,就像當年她講電話時的神情。

直覺告訴她,Jessica身邊的那個人就是當年不告而別的那個人,就是這些年隱身在Jessica眼眸深處的那個人,也是自己永遠無法打敗的敵人。

她沒有勇氣上前質問,因為害怕,害怕直覺成真,害怕那道無形的屏障變成現實,所以她怯懦地看著,看著兩人難分難捨的深情劇碼,直到Jessica家的燈亮起,才像一陣風似的離開。

再一口微辣的Tequila,入喉後的灼熱不但無法麻痺心口上的疼痛,反而加深了眉間本已高聳的隆起,放大了這些年來被自己刻意隱去的不安與恐懼。

拿出手機,反射性地打給了那人,那人是自己永遠的避風港。但今天似乎全世界都和順圭作對一般,回應她的只是沒有感情的機械音。

順圭自嘲的笑了笑,自己果然有點茫了,怎麼就忘了,那人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只有她能掌握自己的行蹤,但她的行蹤自己卻是一無所知的。

無意識地滑動著通訊錄,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來回不下數次,但諷刺的是,平日看似交遊廣闊的自己,在最需要人陪時,卻沒有一個可以傾吐心事的朋友。

鬱悶、糾結、不安、落寞,所有雜七雜八,莫名奇妙的情緒,像是說好似的不斷地填充著順圭的胸口,逼得她快要窒息,手邊的酒杯也因此越放越多。

就在她以為全世界只剩下自己時,腦中突然浮現了一個人的名字,按下了通話鍵,含糊地說了自己的所在地後,更加放肆地借酒澆愁了起來,因為她知道這個人一定會來!

時間一點一滴的在走,酒精也一點一滴的剝奪順圭的意識,就在她要失去意識的瞬間,一個低沉卻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努力地張開眼看清來人後,她便微笑著昏睡了過去。

在那之後順圭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記得那個溫柔的聲音一直不停地安撫自己,只記得自己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度過了這個難熬,難過的夜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wonU 的頭像
KwonU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