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的過去都是曾經的現在,許多的現在也都將是以後的過去。

不論是想釋然地述說過去,還是灑脫地送別現在,都須經過一番的苦痛掙扎,就如同此刻門裡門外的兩人。

放棄電梯,Jessica選擇緩步地拾級而上,一步一步,一階一階,就像是在細數她與順圭的種種。

緩步不是因為遲疑,而是不捨;不捨不是因為想要貪心佔有,而是珍惜兩人的一切。

這些年來的親密無間,就算無法再續情緣,"李順圭"這個名,這個人,在她心底早已佔有一席之地,無人可奪,而現在她只是要將這份感情昇華。

同樣地,早在家中準備就緒,靜待Jessica歸來的順圭,也難掩內心的激動澎湃,一層一層,一波一波,就像是在淘選她與Jessica的過往。

激動不是因為執迷,而是坦然;坦然不是因為即將迎來別離,而是Jessica將邁向幸福。

這些年來的朝夕相處,就算兩人緣盡於此,"Jessica"這個名,這個人,在她心底早已留下一片風景,無法磨滅,而現在她只是要讓這片風景自由。

門外的Jessica深吸一口氣,緩了緩不知是因爬樓梯,還是因緊張而變得急促的呼吸,安定好紊亂的心跳,準備迎接一段故事的轉折。

正當她要轉動門鎖時,"搭"的一聲,門先行一步打開了,出現在她眼前的是她再熟悉不過的笑容。

「很重吧!」順手接過Jessica手上的行李,「怎麼不叫我下去幫妳呢?」

一如既往的溫柔,總是予她無微不至的照顧,總是捨不得讓她有一絲絲的勞累,這就是一直以來的李順圭。

Jessica試圖開門見山地向順圭坦承她與泰妍的過往與重逢,但卻因順圭與往常無異的表現,讓幾乎快要脫口的話語卡在喉間。

自然地將手交到了順圭的手中,放心地由她引領著自己,走進久違的小窩。

「晚餐已經快好了,妳先去洗澡,把消毒藥水味沖掉吧!」順圭將Jesscia領到了她的房間,在Jesscia開口之前,先聲奪人並一臉嫌棄地將她推進浴室。

"我明白妳的欲言又止,只是這次就讓我保有發言權吧。"順圭望著Jessica呆愣的背影,在心底如是說。

 

洗完澡,褪去一身難聞刺鼻藥水味的Jessica心情也變得輕鬆許多,循著香味來到了餐廳。

餐桌上擺著的是順圭的拿手菜,也是她最愛的香蒜煎牛排,牛排表面微焦的香氣夾雜著濃郁蒜香,撲鼻而來,讓人垂涎三尺。

食指大動的Jessica開始耐不住性子,環顧四方搜尋起順圭的身影,最後她的目光落在了落地窗簾輕揚的小陽台上。

隔著紗質的窗簾,一個嬌小的身影下頷微揚,正百無聊賴地倚在欄杆上,享受著夕陽餘暉的洗禮,讓人很難將她與那個精明幹練的李社長聯想在一塊。

不想打擾這一幅靜謐的畫面,Jessica選擇不動聲色的走向順圭。

「洗好啦?」順圭毫無預警地回頭,著實讓Jessica下了一大跳,「怎麼不把頭髮吹乾一點呢?」拿下Jessica披在肩頭的毛巾,駕輕就熟地擦拭著略帶濕意的髮絲。

被禁錮在雙臂間的Jessica此時才發現躺臥在順圭眼下的兩道淡紫,心疼與歉疚讓她的舌根泛起一絲的苦味。

她怎麼就忘了原本就平日就已經雜務纏身的順圭,近來更是為了片場接二連三的意外、媒體的窮追不捨、還有自己的傷勢而勞心傷神,疲於奔命的。

在這當口,不能替她分憂解勞也就罷,若此時還向她表明心跡,開誠布公,會不會太不合時宜,過於自私了呢?Jessica遲疑了....

「Sun...我...」Jesscia拉下順圭的雙手,並將之包覆在自己的手中。

「先吃飯吧!」順圭不以為意的笑著,「有什麼事,晚點說!」不讓Jessica有任何思考的餘地,便逕自地牽著她的手往裡走。

「SUN~~來~~阿~~~~」Jessica將牛排切成一口的大小,像從前一樣親暱地將她送到順圭的嘴邊。

「不了...妳吃就好。」不像從前一樣滿心歡喜地接下,順圭反而是報以禮貌性的微笑,「其實..我比較喜歡五分熟的...」看著Jessica黯然的眼神,順圭不疾不徐地說著。

「對不起...我不知道...」Jessica有些僵硬地收回舉在半空的手,吞下了有史以來最難入口的一塊牛排。

「沒關係的...」順圭無害的笑著,舉起一旁的酒杯,「慶祝我親愛的Jessi終於脫離醫院的魔掌!」相互敲杯後,兩人將杯裡的紅酒一飲而盡。

「這...不是勃根地的...」Jessica皺著眉,仔細回味著入喉時的韻味,面露疑惑地說著。

「這瓶是產自波爾多的...」順圭自顧自地拿起酒瓶端詳著,「比起勃根地,我更偏愛波爾多產的紅酒。」邊說邊替自己在倒上一杯。

「對不起...我不知道...」Jessica無力地將酒杯放回桌上,像做錯事的孩子般低著頭喃喃自語著。

原來順圭喜歡吃五分熟的牛排,而不是和自己一樣喜歡吃七分熟的;原來順圭喜歡喝產自波爾多的紅酒,而不是和自己一樣喜歡產自勃根地的。

原來順圭喜歡的,她一概不知,還理所當然地認為順圭喜歡的都和自己一樣,熟不知隱藏在一句句"沒關係的"的背後,是順圭無怨無尤的隱忍與遷就。

為什麼自己之前就這麼渾然不覺呢?為什麼自己之前就能如此堂而皇之地接受著順圭這不求回報的付出呢?

「沒關係的....」順圭不知何時蹲在了Jessica的跟前,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髮,「不是妳不知道,是我沒讓妳知道罷了。」

與過去相差無幾的輕柔語氣,觸動了Jessica的淚腺,淚水瞬間在她眼眶中氾濫成災。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究竟自己還不知道些什麼,Jesscia也說不上來,只能緊摟著順圭,讓淚水浸濕了順圭肩頭的衣料。

那頓晚餐就在順圭理解的微笑以及Jessica的抽泣聲中落幕。


「SUN...我有話想對妳說...」Jessica將自己蜷縮在沙發的一角,兩眼直盯著自己的腳趾看。

「NO~NO~NO~說話是要這樣說的!」順圭強勢地將Jesscia的臉轉向自己,試圖與她對視,卻又被她執拗的扭了回去,「既然妳不願看我,那就由我先說囉~」

「知道我為什麼只去醫院看妳一次嗎?不是因為我忙,而是我刻意選在妳睡著的時候去。」順圭語氣雖然平緩,但也成功地吸引了Jesscia的注意,望著她不明所的眼神,順圭只是笑了笑。

「因為我在逃避,逃避從妳口中說出妳愛陌生人的事實。」順圭信手替Jessica整了整掉在額前的髮絲,臉上依舊是那溫柔的笑。

「SUN...我...」原來順圭早就知道了!瞬間,Jessica就像喪失語言能力般,只能錯愕中帶點疑惑地看著將苦澀酸楚化在雲淡風輕背後的順圭。

痛!好痛!!Jessica的心就像被人用力擰過般的扯痛著。

痛,是因為明白在那雲淡風輕的背後,藏著不能言說的傷;痛,是因為即便早已傷痕累累,卻還是義無反顧的愛著自己。

痛,是因為那心狠手辣的劊子手便是自己,無心傷害,卻又總是殘忍地、狠狠地,在順圭的心口上劃上一道又一道的傷痕。

「My Jessica...」順圭輕輕拂去不知何時滑落在Jessica頰上的淚珠,「對不起,還有謝謝。」

「對不起的是,這些年從妳那借來的幸福,我就自私地霸著,不還了;謝謝的是,因為愛妳,我的人生變得圓滿而充實。最後,Goodbye My Jessi....」深深地在Jessica的額上烙下一吻後,順圭便帶著初次相見時的微笑,轉身離開。

「Sun!」猛然回神的Jessica一個箭步,從後方將順圭擁得死緊。

「Jessi...」順圭仍語帶寵溺,輕輕地拍了拍Jessica環在自己腰間的雙手,「別因歉疚而緊擁,那對我是種施捨。妳該擁抱的是妳要的幸福,而我該留下的是灑脫的身影。」

順圭不留情地掰開了Jessica的雙手,不留戀地離開了,只留下那把靜靜躺在鞋櫃上的鑰匙,作為她曾停駐的證明。

堅強,會在獨處時漸漸崩塌,而孤寂,會在獨處時瞬間放大。

距離Jessica的公寓越遠,順圭的堅強也慢慢地萎縮,取而代之的是猶如空谷回音般的孤寂。

勇敢獨立的李順圭此刻暫時被收到了靈魂的深處,現在的她只是個茫然無措,需要人陪的小女孩。

正當她準備找那不二人選時,電話適時地響起,順圭看了下來電顯示,是她....那個同是天涯淪落人...

沒多做猶豫地按下接聽鍵,媲美包租婆的獅吼功,立即從話筒中傳了過來。

「喂!過來陪我!我在...」電話那頭的人聽起來心情是糟糕至極,隨口報出了自己的所在地,也不等順圭回應,便逕自地掛上了電話。

這下換順圭想大吼了,市中心何其之大,KTV少說也五、六家,天曉得她大小姐身在何處?況且現在自己都已自顧不暇,哪有那閒工夫和她玩捉迷藏的遊戲?

但細想剛才通話的經過,她似乎是孤身一人在KTV,又好像喝了點小酒,若真不理她,自己也是會良心不安的。

幾經掙扎,最後順圭無奈地嘆了口氣,認命地步上了尋人之旅。


皇天不負苦心人,在順圭鍥而不捨,進到了第六家KTV,打開了其中一間包廂後,終於找到了黃美英的蹤跡。

雖然她還是彎著那雙好看的月牙眼,但卻絲毫感覺不到有任何的笑意,反而透著濃濃的哀傷,原來不堅強的人不只自己。

順圭不發一語地坐到了她的身邊,將她輕摟進懷,試圖讓兩顆冰冷的心藉此能夠獲得些許的溫暖。

兩人就這樣沉默不語地頭倚著頭,直到熟悉的旋律從音響中傳來,是Jessica的告別作---我愛妳,MV則是剪輯Jessica三年前告別演唱會的畫面而成的。

還記得當初在唱"我愛妳"前,自己曾要求Jessica穿上當時演唱會的周邊T-Shirt以刺激銷售,卻被她以要用最初的自己,最真實的樣貌,來面對愛她的人為由而斷然拒絕。

最後Jessica便穿著畫面中那件印有豆豆圖案的T-Shirt以及一件破洞的牛仔褲,渾然忘我的演唱起"我愛妳"。

沒有多餘的胭脂紅粉,沒有誇張的舞台效果,只有Jessica一人站在聚光燈下,一字一句,真真切切的唱著,卻也讓台下聽眾聽得是如癡如醉,情緒隨著她情感的起伏而起伏。

尤其當她唱到最後兩個字"求妳..."時,眼眶中打轉著兩汪閃爍的湖水,更是將聽眾的情緒帶向了極致,此起彼落的不要走響徹了演唱會的現場。

那時的順圭天真的以為所謂"愛她的人",指的是廣大的粉絲,倔強打轉的淚水,是因為捨不得。但時至今日,她終於明白,那首歌不是為粉絲而唱,淚水不是因為捨不得,而是為了---金泰妍。

思及至此,一陣苦澀翻湧而上,逼得順圭只能毫無節制地將桌上的黃湯強行灌入喉中,藉以壓下即將傾巢而出的心痛。

或許人在心情低落時特別容易醉,平日堪稱酒國女英雄的順圭,也漸漸地不勝酒力,眼皮開始不聽使喚地打起架來,視線也開始變得模糊。

她的意識中只剩下一個像是在幽谷中低喃迴旋的嗓音,斷斷續續,輕輕柔柔的撫慰著受傷的心靈,而她不知道的是,她是帶著微笑睡去的。

「呀!!」一曲唱罷,美英才發現桌上的酒全被清空了,而肇事者正大勒勒地仰躺在沙發上。

「李順圭!!妳給我起來!!」原本堆積在心裡的悲傷,全被憤怒給取代。明明被扼殺愛情的是自己,卻還要照顧一聲不響就醉死過去的傢伙。

隨著急遽上升的怒氣,美英的雙手更是毫不留情地在順圭因喝醉而泛紅的臉頰上肆虐,但順圭卻像是一點知覺也沒有地任其擺佈。

「Jessi...妳要幸福...」直到順圭用微笑說出了這句囈語,美英才停下手中的動作,撫平順圭眉間隆起的皺褶,"為什麼難過也要微笑呢?"。

為了讓順圭能舒服點,美英將她的頭至於自己的大腿上,並脫下自己的外套覆在她身上,以免她受寒。隨後搜出她的手機,按下快速撥號,向對方報告了所在的位置,要對方前來接順圭回家。


 

創作者介紹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