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世上最難預測的,一是女人的心,一是老天的心。

原本晴朗無雲的天氣,怎知才剛過中午,老天就開始玩起川劇變臉的遊戲,倏忽間烏雲密佈,天空就像是洩洪般地,降下傾盆大雨,讓街上的行人爭相走避,四處竄逃。

而本應因離峰時刻而暢行無阻的道路,此刻也異常壅塞,綿延數哩的車陣正一點一滴,消磨著駕駛們的耐心,一陣陣此起彼落,刺耳惱人的喇叭聲也加入戰局,挑戰著人性的極限。

但或許是物極必反,也或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同是卡在車陣中的一輛黑色轎車內的某位乘客卻是不斷地用手指輕敲著車窗邊框,嘴上還哼著輕快的曲調,臉上的笑意更是未曾消去,此刻的她甜美的一如鄰家女孩般,與當年冰山女王的形象相去甚遠。

溢於言表的興奮之情也感染了身旁的泰妍,再想到剛才去接Jessica出院時,她的所作所為,泰妍嘴角的弧度絕對不輸給高掛於天的上弦月。

一向說到做到的Jessica,履行了她對泰妍的承諾,真的"乖乖的"在被她列為老死不相往來排名第一的醫院,不吵也不鬧,乖乖的住了些時日。

直到昨天終於得到了醫生的恩准,那一句如大赦般的"妳可以出院了!!",讓Jessica毫無形象地在醫護人員面前又叫又跳的,要不是男女有別,她絕對會把醫生抓起來狂親一番,用以表達自己內心的感謝與激動。

當Jessica雙腳穩穩地踏在醫院外的土地上時,她還不忘回頭,擠眉弄眼地做了個鬼臉,大喊著"再也不見了!!"。

如此無來由的舉動當然會引來不少人的側目,但Jessica只是酷酷地挑了挑眉,甩了甩她柔順的秀髮,踩著專屬的八字步伐,高傲的離開。

「噗...」一想到Jessica在醫院門口前的所作所為,泰妍還是忍俊不住,因為她明白挑眉、甩髮,一切的裝模作樣,只是為了掩飾她的尷尬。

「笑什麼....」Jessica疑惑地看向泰妍,而泰妍只是笑而不答,「HING...」像是明白了泰妍在笑什麼,Jessica賭氣似的整個人背對著泰妍。

車外的雨淅瀝淅瀝地打在車頂上,演奏著屬於大自然的旋律。車內泰妍的手指也隨著雨點的節奏,有一下,沒一下地戳在Jessica的背上,但倔強的她卻絲毫沒有妥協的意思,不耐地用手肘抵抗不停來犯的泰妍。

一陣又一陣喇叭的長鳴聲,不時地從四面八方傳來,穿插在兩人這一來一往的攻防間。接著,一輛又一輛的車子開始從旁駛過,有的駕駛還拉下車窗,嘴巴一張一闔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看上去很是憤怒的樣子。

Jessica抬頭看了看號誌,是綠燈,而自己身處的這輛車子,是排在第一個....突然像是意識到什麼,有些丟臉,有些嗔怒的轉身,對上的是泰妍溫柔寵溺的笑容。

「終於肯看我啦~」泰妍雙眼緊盯著Jessica,對喇叭聲充耳不聞,彷彿全世界就只剩下她們兩人。

「開車啦!」車子的喇叭聲,路人的注目禮,讓Jessica想挖個洞躲進去。她沒想到泰妍居然會無賴到用這招來逼自己就範,生氣地用手推了推泰妍,怎料卻被她緊緊的抓住。

「不生氣了,好不好?」泰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想讓Jessica明白她的真心,「我笑,是在笑自己的愚蠢。從現在起,我不會再猶疑不定,也不會再放手了。」泰妍墨黑色的瞳仁中少了令Jessica惶惶不安的遲疑,多了讓Jessica深深期盼的堅定。

「好啦...妳快開車啦....」Jessica一邊低著頭輕聲催促著泰妍,一邊想將被緊牽著的手給抽回,卻是徒勞無功,只好放棄抵抗,讓她牽著。

只是有時承諾就像是泡沫,即使不碰,它也會自己破碎,那個不久前說不會放手的人,卻在自己的家門前放開了手。

「到了!」泰妍鬆開原本緊牽的手,還沉浸在美夢中的Jessica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到了?」"什麼到了?作夢時間到了?該醒了嗎?",前幾次不好的經驗瞬間全部湧上了心頭,Jessica下意識地死抓著泰妍,就像咬中獵物的鱷魚那樣,死都不放開。

「妳家到了....」泰妍拍了拍Jessica緊繃的身軀,示意要她安心。泰妍從不知道Jessica的力氣這麼大,看來自己給她的傷害不小。

「妳不一起嗎?我有乖乖聽話阿,妳說只要我乖,什麼都聽我的不是嗎?」因為害怕失去,Jessica說話的速度明顯加快,也一再提及泰妍跟她的約定。

「我等等有事...」泰妍秀出手機裏徐賢傳來要她去一趟情報局的簡訊,「而且...還有個人在等妳...」泰妍指向Jessica家的位置。

Jessica明白泰妍口中的"人"是誰,她也明白誠實是最好的政策,既然她和順圭的故事是由她掀開序幕,那麼也讓她來為這故事寫下結局。

「她上去了...」大門關上後,泰妍隨即給順圭撥了電話,「還有...謝謝妳...」,謝謝不是因為順圭的退讓,而是因為順圭的點醒,這一次她不會再逃了。

結束短暫的通話後,泰妍隨即將車掉頭,往調查局的方向駛去。

 

有時兩個看似各自獨立,毫不相干的故事間,經過時間的推移,總會有出人意表的發展,井水不犯河水的背後,隱藏的是無法一語道盡,一眼看穿的盤根錯節。

在泰妍來到局長室時,權承宇雖是一如往常般地親切的招呼著她,但泰妍感覺的出來,那親切的背後有股不安的氣息在竄動著。與泰妍寒喧過後,權承宇逕自背過身去,不發一語地望向窗外。

過分的安靜加深了泰妍心中的疑惑,要知道,雖然權承宇退居二線多年,但許多行動仍是由他一手策劃在幕後主導,泰妍絞盡腦汁也想不透會有什麼,能讓這樣一位見過大風大浪的沙場老將,透著隱隱的不安。

「權局長,抱歉,我遲到了!」一個明朗的聲音從門口傳入。

「崔探員,久仰大名!」順著權承宇的方向看去,來者是個留著短髮,身材瘦高,看上去是個很爽朗的女子,「泰妍,這是崔秀英探員。」

「權局長還記得20幾年前的那個販毒集團嗎?」例行性的自我介紹後,秀英單刀直入的問。而她的問題卻讓權承宇的心頭一震,那是他最不願提及的一段過去。

「記得...」簡短的兩個字不僅把權承宇,也把在場的兩人帶回到了過去......

秀英口中的那個販毒集團是當時國內最大的毒品犯罪組織,其勢力之龐大,即便經過幾次大規模的掃蕩,成效始終不彰,無法將其一網打盡,全數殲滅。

最後政府為了畢其功於一役,便動用當時情報局的黃金二人組來執行此一名為"擒王"的秘密臥底行動,也就是由允兒的父親,林世天先行潛入組織內部當臥底,伺機尋求大當家的青睞,進而掌握其行蹤,再與權承宇裡應外合,將大當家一舉成擒,以收一勞永逸之效。

一開始所有的情節都照著原本的設定發展著,林世天在短期內迅速獲得了大當家的信任,爬上了四大護法的位子,但他的心卻也逐漸地被黑暗所吞噬,暗中剷除異己,游走於黑白兩道間的灰色地帶,以謀取自身最大之利益。

被派去與林世天接頭的人員不斷地神秘失蹤,或者離奇死亡,讓權承宇疑心大起,與林世天情同兄弟的他不願相信曾經一同出生入死,以性命相交的換帖兄弟會就此沉淪,直到他親眼目賭林世天以極其殘虐的手法殺死局裡的另一個弟兄時,他才驚覺為時已晚,林世天已非林世天。

在權承宇有此覺悟的同時,林世天也悄悄地將矛頭對向了權承宇,只要將權承宇除去,從此他便可隻手遮天,為所欲為。

當年的碼頭駁火,是權、林二人初次的決裂,也是最後的合作。在兩人合作無間下,權承宇順利地格斃了本欲偷渡的大當家,豈料在追捕二當家的過程中,林世天突然倒戈相向。

所幸權承宇早有防備,一個轉身便從左腰際掏出預藏的手槍,直指林世天的腦門。原本對林世天還抱有一絲期望的權承宇,開始動之以情,試圖在最後關頭,能說服林世天浪子回頭。

但早已鬼迷心竅的林世天卻是虛諉與蛇地佯裝懺悔,等到權承宇因心軟而鬆懈時,毫不猶豫地扣下板機,帶著邪肆的微笑,準備迎接屬於他的黑暗帝國。

就在權承宇閉眼等待子彈貫穿自己的那一刻,卻只聽見一聲女性的悶哼及林世天淒絕的長嘯。

原來是允兒的母親替權承宇擋了那一槍,血不斷從中槍處噴湧而出,悔恨的淚也不聽使喚地從林世天的眼奔流而下。允兒母親用盡最後的力氣,氣若游絲的說出那句"天...別一錯再錯...",讓林世天幡然醒悟,但為時已晚,允兒母親還沒聽到他最後的自白,便輕闔上眼,與世長辭。

林世天沒有太多的聲嘶力竭,只是將溫度尚存的身軀擁入懷中,在耳邊呢喃著只有他們聽的見的話語,直至其冰冷僵硬為止。

權承宇這輩子也無法忘記林世天舉槍自盡前,那清澈無雜的雙眸及那抹重獲自由的微笑,"替我照顧小允...",是他最後的請求,也是對權承宇最深的信賴。


「今天找我來..不是聽故事這麼簡單吧?」過去的種種震撼著泰妍,但現在她更想知道的是,與她何干?

「的確沒那麼簡單....」秀英的笑,讓泰妍心中浮現一絲不祥的預感,「還記得妳離開情報局前的最後一個任務嗎?」秀英的話讓泰妍的右手開始不受控的顫抖...她當然記得....

雖然當年隨著大當家的死亡,二當家的失蹤,販毒集團陷入群龍無首的景況,少了能夠主持大局的人,剩餘不成氣候的小嘍嘍也就紛紛鳥獸散,獨霸一方的販毒集團就此在國內銷聲匿跡,但故事卻未因此而結束。

當時的二當家在權、林兩相對峙之時,趁隙逃跑,隨後便潛逃至日本,在那休生養息,重整旗鼓,等候時機,準備東山再起。

經過幾年的經營,二當家也逐漸在日本的黑道中佔有一席之地,生意是越做越大,除了跨國的毒品買賣外,也開始從事軍火走私,而泰妍的那次破獲軍火走私的行動,便是由他的大兒子主導。

只是在過程中,二當家的大兒子遭到窩裡反,之後便挾持Krystal為人質,雖然泰妍失手未將他擊斃,但他也被隨後趕到的支援亂槍打死。

「所以...幾次衝著YURI來的意外....都是他所為?為的就是替他的大哥報仇?」泰妍強壓下恐慌的情緒,努力讓自己能夠冷靜分析目前的情況。

「沒錯...」秀英點了點頭,「原本我這次回來只是要將此事通知權局長,並且是想先潛在片場暗中進行調查,怎知在那遇見了妳,也剛好發生了輪胎的意外,我相信...他也一定發現了妳...所以才將妳找來,好讓妳有所準備。」

那二當家是出了名的有仇報仇,這些年來他念念不忘的就是要替死去的大哥報仇,所以才會找上YURI。至於泰妍,則完全是意外收穫,照他的個性,殺子之仇也是得報的。

「既然這樣...那我現在馬上去部署人馬,隨時聽候崔探員的指揮。」畢竟是牽扯到自己女兒生命安全的事,說不著急,那是騙人的。

在權承宇離開後,泰妍像是發現什麼似地,一直不停地上下打量著秀英。

「我可以將妳的目光當成是愛慕嗎?」秀英風騷的甩了甩頭,化解兩人四目相對時的尷尬。

「我想起來了!」泰妍突然大叫出聲,「妳就是那個在片場偷偷跟在順圭後面的人!!」那天在片場,泰妍就發現一直有個人影跟在順圭的背後,原以為那是她的助理還啥的,原來是崔秀英。

「不愧是情報局出身的,我想妳是唯一一個有發現我的吧.....」秀英的口氣中有對泰妍的讚許,也有對自己藏得不夠隱密的惋惜。

「所以....妳跟順圭....」不知道為什麼,泰妍的直覺告訴她,秀英和順圭不簡單,她甚至可以從秀英身上嗅到與自己同樣的氣息。

只見秀英微微的一笑,在離開局長辦公室前,丟下了句,「妳先保護好那個叫鄭秀妍的吧!」

在秀英走後,泰妍捏緊了還在微微發抖的右手,這一次她絕不會再食言,她會盡全力的保護著那個她愛入骨髓裡的女人----鄭秀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wonU 的頭像
KwonU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