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幾天的休養,YURI的身體不僅無恙,甚至比從前更加神清氣爽,生龍活虎的,或許這一切都得歸功於黏稠的山藥汁,又或許是該歸功於貼身助理無微不至的照料。

在醫院的這幾天,雖然允兒都是黑著臉,並且惜字如金,未和YURI有太多的交流與溝通,但每日一杯比例不對的山藥汁,定時出現在藥丸旁邊的糖果,上藥時溫柔的動作,專注的眼神,都讓YURI有種回到過去的錯覺。

這樣的錯覺不僅未因YURI的出院而破滅,反而有增無減,變本加厲地不分時間,不分地點,全天候的上演,就像現在。

YURI呆坐在餐桌前,餐桌上擺著一鍋雞湯,一道清蒸鱈魚以及一盤炒青菜,雖然菜色不多,但從幾近滿目瘡痍的廚房看來,掌廚之人一定下了非常多的苦工。

「喏...快吃吧!」允兒細心地將魚皮剔除,青菜的梗子挑出擺放盤內,再將雞湯吹涼後,全部送到YURI的面前。

「那妳呢?」看著允兒熟練的動作一時間傻了眼的YURI在允兒起身離開時,才迸出這句話。

「我還有事要做,妳吃完後就早點休息吧,明天開始要趕拍妳的進度了。」說完允兒便走到客廳去,仔細地檢查新作好的面具,並依徐賢所教的步驟將微型攝影機安裝上去。

雖然歲月流逝,但允兒專心致志的側影卻與小學時替自己做勞作時的側影並無二致,這也讓YURI想起徐賢去醫院探望她時所說的那句"允兒姊的心只會讓一個人居住,而那個人...就是妳..."。

為了驗證那句話的真實性,YURI決定拿出冒險犯難的精神,勇敢的賭一回。

「吃飽了?」允兒語帶驚訝的問了坐在她身旁的YURI,「菜不合妳胃口嗎?」看到笑而不語的YURI,再看到分文未動的飯菜,允兒提出內心的疑惑。

「我只是想問....照料日常生活的飲食起居,也是妳保鏢的職責範圍嗎?」YURI帶著詭異的笑容看著允兒。

「不是!」否定的答案讓YURI翹首盼望接下來的回答,「這是助理的職責範圍!請問還有任何疑問嗎?」一絲不苟的回答,讓YURI原本昂揚的眉梢無力的垂了下來,失望的神情換來的是允兒內心的一陣竊喜。

「好!我不想被人說我是個會虐待助理的大牌明星,如果妳不一起來吃,那我也不吃了!」語帶威脅、耍賴任性,是這幾年YURI從她至高無上的經紀人處學來的。

看著YURI雙手交叉擺在胸前,眼神直視著前方,頗有玉石俱焚,老娘跟妳耗到底的味道,允兒只能搖搖頭,起身認命地要往餐桌走去。

「妳...妳去哪?」這下換YURI緊張了,說出口的話也顯得弱氣許多。她是真的怕自己賭輸了,搞得允兒揮揮衣袖,瀟灑離去,換來玩火自焚的苦果。

「不是說要吃飯?快點!我要餓死了!!」背對著YURI,允兒故作不耐煩的樣子,但右手還是不經意的向後一擺,直到手心感受到另一個溫度,才嘴角炸裂,朝餐桌進發。

事後證明,允兒的廚藝依舊不能以世俗的眼光加以評論,但YURI就愛這樣的與眾不同。

即便那鍋雞湯嘗起來如水般無味,但對YURI而言卻比瓊漿玉液來的甘甜;即便那道清蒸鱈魚嘗起來像是水煮鱈魚,但對YURI而言卻比皇宮御廚煮的好吃。

即便那盤炒青菜嘗起來像是鹽焗,但對YURI而言即使洗腎也是甘之如飴;即便那頓飯沒有燭光美酒,沒有樂聲作陪,但對YURI而言卻是世界上最為奢華的一頓飯。

而這頓飯會如此的不同,這頓飯會如此的特別,都只因為身旁的那人是------林允兒。

 

YURI懷著一顆歉疚的心回到了片場,在和導演打過照面後,卻得到了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那就是Mandy因為檔期的關係,提前離開劇組。

之後若遇到YURI和她的對手戲,則會由替身上陣,以拉背的方式進行拍攝或者以後製剪接的手法加以修飾。

獲知消息後的YURI在休息室裡不發一語,像是在思考些什麼似地看著一旁小心地將新作好的面具從真空袋中拿出來,並仔細地做最後檢查的允兒。

就算平時YURI的神經再怎樣大條,腦筋再怎樣遲鈍,對於接踵而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意外,YURI明白那不會是偶然,也並非是巧合,只是善良的她並不想對這一切妄加揣測,以免節外生枝,所以才一直保持沉默。

但現在的她不想再裝聾作啞,置身事外了。

「看我幹麻?」似乎是看穿了YURI的心思,允兒先聲奪人,佯裝不耐的別過頭去。

「Mandy.....」話到嘴邊YRUI卻又問不出口了,畢竟她不想去證實和Mandy這些日子以來的推心置腹,只是Mandy用來掩飾自己惡行的假象。

「我知道這麼做有點過了,但妳的安危更重要!」允兒一邊語重心長的說著,一邊仔細地親手將面具戴上YURI的左臉。

允兒溫暖帶點濕意的鼻息打在YURI的臉上,兩人距離之近,讓YURI可以清楚地從允兒的黑瞳中看見她對自己的擔憂。

「真的是...Mandy?」面對真相YURI還是有些不敢置信,允兒則是慎重其事的向她點了點頭,並開始講述來龍去脈。

原來那天允兒回到片場的休息室後,便在YURI的隨身提包中發現了一隻俗稱黑寡婦的紅背蜘蛛,並在休息室的角落發現疑似用來盛裝蜘蛛,上面有著Mandy指紋的透明容器。

之後透過安裝在YURI提包上的微型攝影機,允兒發現在YURI因面具過敏的那天,Mandy曾獨自一人,行動鬼祟地翻弄著YURI的提包,並且在YURI回來時強裝鎮定地拿著面具在自己臉上擺弄著。

因此允兒大膽的推斷,Mandy是在放完蜘蛛後來不及湮滅證據,所以便將容器隨手一丟,並且為防東窗事發,還假意地和YURI聊著有關面具的話題,而面具也就是在那時候沾染上Mandy臉上的粉底,最後導致YURI的左臉過敏。

雖然Mandy的動機未明,但為了以防萬一,允兒還是將此事呈報給順圭及Jessica知曉,最後決定先以檔期為由,讓Mandy先行離開劇組。

「等一下!」事情的始末讓YURI感到莫名的恐懼,出聲叫住了正要離開的允兒,「可以...不要放我一個人嗎?」此刻對YURI來說,允兒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

「我不會放妳一個人,也不會讓妳受到任何的傷害,所以別怕,一切有我!」允兒將休息室的門打開,以門神的姿態站在那,用行動證明自己不會離的太遠,要YURI放心。

是的,林允兒是不會讓權侑利受到任何傷害的,從她親力親為的照料,無微不至的呵護,事必躬親的態度,就可以知道。

是的,林允兒絕不會讓權侑利受到任何傷害的,從她如影隨形的視線,形影不離的跟隨,密不透風的保護,就可以知道。

林允兒不讓權侑利受到任何傷害的決心,早已顯露於外在,付諸於行動,滲透於日常,或許職責只是掩耳盜鈴的理由,那名為"愛"的餘燼才是義無反顧的起點。

 

整理好心情的YURI開始投入拍攝,今天所要拍攝的是本片的重頭戲,劇情是說,從上次在小木屋昏厥後,女主角左臉上的胎記開始出現變化,原本用來封印它的符咒也逐漸無法阻擋其想破繭而出的欲望。

胎記蠢動的頻率與日俱增,陌生的片段接二連三地出現在女主角的夢境,就像是有計劃般地帶領著女主角,逐步地拼湊出屬於它,也屬於女主角的前世今生。

夢境中,女主角來到了一個依山而建,偏僻荒涼、杳無人煙的村落,在那,她遇到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婆婆。

那位老婆婆異常親切地拉著女主角嘰哩咕嚕地說著她聽不懂的話語,末了一道強烈的白光從山坡上射下,老婆婆的身影就此被隱沒,留下的是一望無際的黑。

轉醒過來的女主角什麼都記不得了,唯一記得的是老婆婆消失前留下的一段話,也是她唯一聽懂的一段話,"紅顏頰中藏縛靈,金烏國內存明燈。種種因果源前世,輾輾輪迴至今生。"

「喂!今天分明就只有YURI個人的獨角戲,妳有必要如此勞師動眾嗎?」泰妍有些疑惑地對專注於YURI表現的允兒耳語著。

畢竟她舉目所見,舉凡片場制高點的角落,燈光師的背後,大門外圍的四周,都能見到過去在情報局裡一同工作的同事隱身其中。

泰妍不明白的是,既然清楚且明白的知道一切都是Mandy在背後搞鬼,而她不僅已經離開劇組,甚至也派KEY對她24小時全天候的跟監,照理說不需如此大費周章才是。

「雖然已經知道是誰,但我總覺得燈架倒塌這個意外是在她能力範圍之外的,所以保持一定的警覺性是必要的。」允兒一樣是用耳語回答著泰妍,但眼睛卻片刻也離不開置身在煙霧瀰漫的場景中的YURI。

泰妍看著允兒專注的樣子,搖了搖頭,這傢伙什麼時候把工作看的這麼慎重了,雖然嘴上說是職責所必須,但誰不知道裡面蘊藏的是無比的私心。

而可憐的泰妍為了成全允兒的私心,就得承受那道從不遠處投射過來的目光,那目光中的情緒她不想懂,但卻又知之甚詳,四目交接的霎那,有口難言的愁,只能以尷尬的微笑帶過。

她完全沒料到Jessica會就這麼悶不吭聲地前來探班,更加沒料到Jessica會不顧身旁還有順圭的存在,目光仍舊毫不避諱地朝她直射而來,似乎是故意無視她的尷尬,讓她更加的侷促不安。

「喂!有動靜,我去看看,這裡就麻煩妳了!」正當泰妍想把允兒當人肉屏障,讓她可以暫時迴避掉Jessica的目光時,允兒卻一溜煙地由後方往山坡上走去。

現在的情況真應驗了老祖宗的那句"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的道理,就在泰妍折服於前人的智慧時,Jessica早已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她的身後,兩人的距離僅有一步之遙。

「呀!」泰妍一個轉身,雙唇就這樣從Jessica絕美的側顏擦過,嚇得她失聲大叫,向後退了好幾步。

「妳.....」泰妍正要說些什麼時,允兒的聲音從迷你耳機中傳來,「什麼輪胎?我沒看到啊!」

耳機裡允兒很是焦急的說著要泰妍注意正從山坡上滾下來的輪胎,但泰妍順著允兒所說的方向望去,卻是一陣目眩,她看到的是劇情所需的那道強烈白光,根本就找不到允兒所說的輪胎。

當泰妍回過神來,想將YURI拉離時,卻發現站在路中央的是Jessica,而允兒所說的輪胎正朝著Jessica滾去。

眼看輪胎滾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在那電光石火的瞬間,泰妍果斷地射出隨身攜帶的小鋼刀,那是她不能拿槍後的秘密武器。

鋼刀準確地劃破輪胎外皮,洩了氣的輪胎滾動速度相對降低,泰妍便趁此機會衝上前去,一把將Jessica往後一拉,毫無防備的Jessica則因此跌仰在地,昏了過去。

至於原本在和副導詢問拍攝進度的順圭,也親眼目睹了這一切,本欲上前護住Jessica的她卻因泰妍情急之下,脫口而出的"秀妍!!"而呆愣在半途。

那句發自肺腑的秀妍以及泰妍心慌意亂的神情,直接而殘忍地述說著長久以來順圭所不願面對的真相,剝奪了順圭繼續自欺欺人的權利。

"原來Jessica的那個她是真的回來了....."這樣的想法不斷盤旋在順圭的腦海裡,不知該如何自處的她,靈魂就像被抽空的她,就像個傀儡似地被拉進一個懷抱中。

直到輪胎鋼圈落地的聲響,以及那句"妳就這麼不懂保護自己嗎?"從耳際傳來,順圭知道她的港灣,她的堡壘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