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劇組所要拍攝的是劇中三個主人翁在舞會上首次碰頭的重頭戲,為此工作人員正忙著架設燈光音響,副導則是在一旁指導著臨時演員。

提早到現場的YURI也一刻不得閒的拉著劇中的好友,也是本次飾演第二女主角的Mandy,在一旁確認著台詞以及走位。

「YURI,咖啡!」雖然沒有遲到,但在YURI眼裡已經算是姍姍來遲的Roman,帶著陽光的微笑出現在兩人面前,旁若無人地對YURI獻殷勤。

而原本一直和顏悅色和YURI對戲的Mandy在Roman出現後,臉色瞬間轉為陰沉,當然這也都被YURI看在眼裡。

「Mandy,要喝咖啡嗎?」YURI若無其事地從Roman的手上拿過咖啡,轉頭問著。

Mandy和她算是同時進公司,甚至是同期出道的,或許是命運的安排,讓她們一個成了戲劇界的新星,另一個則是成了舞台上閃耀的黑珍珠,因此兩人在此之前交集不算多,甚至也傳出不合的傳聞。

所以當YURI知道Mandy也有參與本片的拍攝時,便決定用行動來粉碎有關兩人王不見王的不實謠言。

謠言總會讓人留有疙瘩,Mandy也不例外,剛開始總是對YURI的示好視若無睹,甚至懷疑她別有居心而冷言以待,著實讓YURI碰了不少釘子。

但皇天不負苦心人,在YURI努力不懈的親近下,Mandy也開始會和YURI聊一些生活上的瑣事,甚至會教導YURI一些演戲的技巧,這也讓首次涉足演戲的她獲益良多。

只是這樣其樂融融、相親相愛的場面,總會被不懂得區分時地,只懂專心致志於對YURI噓寒問暖的Roman給破壞,而Roman這樣的隨性亂入,也讓一直以守護YURI為己任,而扮黑臉的徐賢數度懷疑自己會不會忘了怎麼笑了。

但今天徐賢似乎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閑,因為正宗的黑臉女王正挾帶著一股來自北極圈的冷氣團,站在Roman的背後。

「抱歉!我們家YURI的體質不能喝咖啡。」因為今天是舞會的戲,肢體接觸啥的當然少不了,為防前科累累的Roman藉演戲之便,行滿足私慾之實,Jessica當然要來盯場。

「可是之前...」無懼於Jessica的冷眼,Roman還想反駁些什麼,卻被打斷。

「之前是我們YURI出於禮貌,才不得不接受你這位"前輩"的好意,請別再有下次了!」Jessica特意將"前輩"二字加重語氣,目的就是要切斷Roman的非分之想。

「YURI,該去準備準備了,導演說一個小時後正式開拍!還有你....」Jessica眼神凌厲地掃過Roman,「身為一個專業的演員,本劇的男主角,是否也該去準備準備呢?」

說完Jessica便跨著瀟灑的外八字,領著YURI回到休息室,而Roman則是呆若木雞地站裡在原處,連連點頭稱是。


這場舞會戲所要講述的是,男女主角經過聯誼後,對彼此互有好感,在愛情剛萌芽時,再度的不期而遇,也因此認識了第二女主角,就此展開三人日後剪不斷的糾葛。

由於時處曖昧期,男女主角必須表現出有些拘謹,但卻又渴望彼此貼近的感覺,至於第二女主角則需表現出對男主角一見鍾情,卻因矜持而不能將愛慕之意明說的掙扎。

為了使演員能夠更加掌握內心的表現,導演在開拍前特意將三人拉到一旁,不斷地闡述他所想要看到的效果跟情感的表現,只是似乎三個主角都不太能夠進入狀況。

先是Mandy,本應眼冒愛心,含情脈脈的看著鶴立雞群的男主角,但或許是因剛才的咖啡事件讓她心有芥蒂,眼神中總是充滿了嗔怒與怨懟。

再來是Roman,戲中安排了一段他與女主角在聚光燈下慢舞的戲,但在戲明明是情投意合的兩人,跳舞時中間卻個了將近一個人的距離,當然這一切都要歸功於Jessica未曾間斷的破壞死光。

最後是YURI,一直以來都全神貫注,全心投入的她,今天是完全不在狀況內,眼神總是飄忽不定,總是心不在焉地四處張望著,更多時候是失落地望著拍攝現場的某個陰暗角落,也就是那不知名視線常出現的角落。

「卡!!」終於,導演受不了主角們不停的NG,憤而起身,宣佈拍攝暫停,「休息一個小時!」

YURI垂頭喪氣地回到保母車中,她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現不夠專業,「YURI呀!打起精神來,妳一定可以的!」YURI雙手握拳,不斷地替自己加油打氣著。

「YURI...妳不舒服嗎?」身為YURI的經紀人兼至親姊姊,在第一時間Jesscia便發現她的反常,只是礙於正在拍攝,才忍到現在。

「沒有...我沒事!」YURI微搖著頭,一如以往的笑著對Jesscia說。

是阿,她沒事,怎能因為少了那道如影隨行的視線就有事呢?只是心神有些不寧,專注力有些不夠而已。

沒錯,她沒事,怎會因為少了那道似曾相識的視線就有事呢?只是心裡有些不安,注意力有些不足而已。

她沒事的,真的沒事的,只是會不由自主的搜尋那道視線,只是會無法控制內心的失落而已,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雖然是這樣努力的說服著自己,但在YURI下保母車時,還是左右環顧了一下,對上的卻是徐賢關心的眼神。

「YURI姊姊是在找那位藏鏡人嗎?」徐賢眨著閃著智慧光芒的眼睛,胸有成竹的問著。

還記得自己曾跟徐賢說過,說她的眼睛太過純淨,太過無雜,彷彿只要在眨眼的瞬間,就能把事情看得通透。在她面前所有的防備最後都是枉然,所有的武裝最後只能繳械。

所以在面對徐賢如此一針見血的問題,YURI也只能以默認代替回答。

「她是我們公司的隱藏版人物,專門從事暗中保護的工作,只是今天她有事請假了,所以YURI姊姊才找不到。」徐賢堅定的說著一個不算實話的實話。

對於徐賢的話,讓YURI有些半信半疑,但原本有些焦躁不安的心,也因徐賢的話而稍微平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打起了精神,屏除了雜念,往舞會場地的中央走去,相信拍攝會順利的!

 

一個單薄的身影走在一條昏暗的長廊裡,微弱的燈光將她的影子拉的老長,前方除了黑暗以外,還是黑暗。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並沒阻卻掉那身影前進的步伐,就像如入無人之境般,一再的挺進,最後腳步在長廊盡頭的一道鐵門前停住。

「妳來啦~~」隨著鐵門開啟,出現在眼前的是堆滿和藹笑容的男人,情報局權承宇局長。

沒錯,這裡是情報局的秘密地下基地,對曾在情報局工作過的允兒來說,簡直就像是家裡廚房一樣地熟悉,而鐵門內的空間就是當初她的專屬領域。

「怎麼?和我見面是這麼見不得人的事嗎?居然選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允兒維持一貫不友善的態度,一邊環顧著房間內的擺設,和自己離去時沒啥差別。

「小允,我知道妳對我還是心有不滿,但我還是要感謝妳肯保護小侑。」權承宇還是一貫的低姿態。

「權局長,我希望妳能搞清楚,保護她的是T&Y,而不是我!」一聽到"小侑"兩個字,允兒的眼神立刻變得凌厲,聲音也沉得嚇人。

「小允,妳還要自欺欺人嗎?自從T&Y接下這個CASE以來,妳一直在暗中保護著小侑,不是嗎?」權承宇是何許人也,世界上只有他不想知道的事,沒有他不知道的事。

「是又如何?你都說是T&Y的CASE了,身為T&Y的老闆,這也是我的職責所在,有必要這樣大驚小怪嗎?」允兒淡然的看著權承宇,雲淡風輕的說著。

「小允,是因為職責,還是其他因素,我想妳心知肚明。我知道妳和小侑從小就情投意合,也知道妳們的心中都還有彼此,別再相互折磨了,回到小侑身邊好嗎?」

這些年來,自己的女兒過得好不好,他很清楚,所謂父女連心,即使女兒和自己已鮮少連絡,但看著也是心疼的。

「我能說好嗎?要不是你這偉大的父親,我們有必要相愛卻需要分離,想見卻不能見嗎?」允兒再也忍不住地大聲咆哮著,一個造成現況的人,居然還有臉在那說三道四。

「如果我現在告訴妳....當年妳所知道的...並非是真相....妳相信嗎?」權承宇定定的看著在抓狂邊緣的允兒,只要她想知道,那他絕對會把隱瞞多年的秘密給說出來。

「哼!真相?事隔多年,還有真相嗎?」允兒只是一聲輕哼,輕蔑的笑著,「如果我告訴你...我不需要真相...我只要我的父母回來,你做得到嗎?」

做不到...的確做不到....這世上沒有起死回生的神藥,無法讓已逝去的人復生,這世上也沒有能穿越時空的時光機,無法回到過去挽救已發生的事實。

權承宇頹然地跌坐在椅子上,允兒則是無力地靠著牆壁佇立著,兩人沒再有近一步的對話,只有靜默,靜默到幾近死寂,直到急促的電話聲響起。

「喂,林允兒!」盡量維持平穩的語調,但接下來的消息卻讓她無法淡定,「怎麼會!那個醫院?」

「發生什麼事了?」權承宇一把抓住奪門而出的允兒,直覺告訴她,很可能是小侑出事了。

「片廠發生意外,燈架倒塌,砸傷了不少人。」允兒簡短的轉述,「小賢受傷了,為了保護小侑。」看著一臉擔憂的權承宇,允兒還是心軟了,告訴他他女兒沒事。

「我跟妳去!」權承宇邊說邊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就要往外走,但卻被允兒給制止。

「直覺告訴我,這次意外不單純。如果你想讓小侑的身分曝光,那你就跟來好了....」說罷,允兒便甩開權承宇的雙手,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wonU 的頭像
KwonU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