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演員而言,每進到一個新的劇組就像是換了個生活環境一般,總有一段所謂的磨合期,用以適應不同的導演,不同的演員,不同的拍攝方式,而這個期間可長可短。

但對生性好與人親近的YURI而言,似乎沒有磨合的困擾,戲才開拍半個月,她便與大家打成一片,就連一向被認為拍起片來是生人勿近的導演,也臣服在她那充滿親切感的八字底下,整天笑容滿面的。

YURI深知一部電影的成功,是需要各方面的配合,齊心協力才能達成的,而所謂的男女主角,只是提高能見度的一種方式,在她心裡真正的主角是那群在背後默默奉獻一己之力的不知名英雄。

因此,只要有她出班的那天,片場總是充斥著她那有些低沉卻溫暖的問候聲、幫忙搬道具的忙碌身影,拍夜戲時,她還會自掏腰包買宵夜,買飲料來慰勞這些幕後辛勞的工作人員。

不管時間多晚,她總是一一鞠躬後才離去;不管身體多累,她總是掛著真誠笑容,也就是這樣一個不吝於分享自己溫暖的YURI,沖淡了劇組原本因時間壓力而生的劍拔弩張感,一切都按照既定的計畫順利的進行著。

只是如果從開拍到殺青,都可以順心如意,毫無阻礙,那這就不叫拍戲了,就像今天拍攝的過程可謂一整個不順。

為了劇中男女主角第一次見面的聯誼場景,導演特意將整個劇組開拔到了南方一處面海的大草原上,為的就是要藉著海天一色的場景,表現出年輕人清新活力的感覺。

但過程中,不是道具出問題,就是天公不作美。道具出問題還好解決,可天候問題,卻只能耐心的等待。

等戲,對其他人而言,或許是件無聊且乏味的事,但對YURI而言,卻是可遇不可求的補眠時間,可如此彌足珍貴的時間,今天卻被一位不速之客所打斷。

"叩叩",正當YURI想閉目養神時,有人輕敲著保母車的車窗,隨後便出現一張俊俏的臉龐,Roman,也就是本劇的男主角。

「方便聊聊嗎?」Roman展開陽光般的笑容,向YURI提出邀約。

「不好意思,我們YURI她需要休息。」出聲的是充當YURI助理的徐賢。在來這之前,Jessica曾特別囑咐她,千萬別讓Roman接近YURI。

「呃...我只是想要彼此熟悉一下,這樣對日後的感情戲比較有幫助。」Roman的視線直接越過徐賢,直直地看向YURI。

「那...麻煩你先去涼亭等一下,我整理一下,馬上來!」YURI微笑示意Roman先去涼亭等待,然後看向不解的徐賢。

「小賢,沒事的,我懂得保護自己,況且他說的也沒錯,男女主角本來就應該互相熟悉,要不然拍不出導演想要的感覺,拖累的是大家。」給徐賢一個要她放心的眼神後,便下車往Roman所在的涼亭走去。

 

雙手支在涼亭的欄杆上,仰著頭,閉著眼,享受這懸崖上的風,以及睽違已久的放鬆。

「妳的側臉很美!」直到身邊低沉的男聲傳來,YURI才驚覺自己不是來享受海風的,略帶抱歉地轉頭向Roman微微一笑。

「OH!Come on!!妳不知道妳的笑容會殺死人嗎?」Roman誇張地用雙手遮擋住自己的視線,這一舉動讓YURI不自覺的噗哧一笑。

「Hey!I'm serious!」看YURI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Roman提高了音量,強調那是出自內心的稱讚。

「OK~~你的稱讚我大方的收下了,Thank You~~」YURI用她那獨特的鼻音向Roman道謝,「想聊什麼呢?」

「THIS!」Roman將手指向YRUI左臉上的面具,「Why?」

Roman這麼一問,笑容立刻從YURI的臉上歛去,低著頭,撫上自己的左臉,「不為什麼?」

「Sorry...」Roman知道自己問錯問題了,道完歉後,馬上堆滿笑容,自圓其說著,「但我想在那面具底下的,一定是張沉魚落雁的面容,因為美好的事物總是被人刻意的隱藏。」

沒讓沉默停留太久,Roman立刻開啟了另一個話題,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拍戲的經驗,在國外長大的遭遇,但大多數的時候,都只是他在說,YURI在旁默默的聽著,偶爾附上一個微笑。

YURI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心不在焉的,一方面是因為Roman的那個問題,另一方面是因為她總覺得在她看不見的某處,有雙稅利的雙眼正盯著自己,隨之而來的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有些陌生,卻又有些熟悉.....

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左顧右盼,引來Roman的關心,「妳...不舒服嗎?還是...我說的話題太乏味了?」

Roman很自然的想把手掌搭在YURI的額頭上,但卻被YURI下意識的閃避,因為就在那一瞬,她似乎感覺到那道視線變得凌厲,彷彿自己如果接受了Roman的關心,就是背叛者一般。

「沒....沒...」正當YURI苦無脫身之計,不知該如何回應Roman時,遠遠地她就瞥見徐賢整往涼亭走來,馬上大聲疾呼,「小賢,有事嗎?」

「YURI姊姊,趕快來補妝,導演說要搶光線。」像是讀出YURI的心事一般,徐賢加快腳步來到她的身邊,擋在YURI和Roman的中間,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看著旁邊的Roman。

「YU..YURI...我們...我們可以算是朋友了嗎?」或許是震攝於徐賢帶有威嚇意涵的眼神,Roman在數度欲言又止後,才鼓起勇氣,聲音有些顫抖的問著。

「Sure~」YURI回頭笑得燦爛,也順便不著痕跡地搜尋了下那道視線的來源,但進入她眼簾的只有Roman像大男孩般的憨笑。

 

回程的車裡,承載的不只是一天下來的疲憊,也承載著各懷心事的兩個人....

YURI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呼嘯而過的景物,回想著從那道視線傳遞出的零碎訊息,試圖藉此拼湊出其背後的真正輪廓。

坐在一旁的徐賢也若有所思的盯著那支被YURI緊握住的手機,先前縈繞在心頭的疑問在她不經意的瞥見手機裡的那張照片時豁然開朗,包括最近經常出現在片場的那抹可疑人影。

疑惑,就像此時YURI佔據在窗邊臥榻一樣,在此刻佔據了YURI所有的思緒。自從那人離開後,被與那人無關的事物所吸引,這是第一次。

照理說被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視線所凝視,她是應該感到驚慌害怕的,但相反的,她卻有種莫名的安心感,甚至有些沉溺。

至於為什麼,連她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或許是那道目光太過溫柔,太過熟悉,太過像她,所以自己才會忽略掉危機感,而身陷在這美好的幻覺裡吧。

在YURI的自問自答的過程中,她還是不自覺望向那盞載有兩人回憶的路燈,只是這次不一樣了,不一樣的是,她能感受到在陰暗處有雙明亮的眼眸正和自己對視著。

YURI有些激動地打開窗戶,想要喊出她的名,但卻喊不出任何的聲音,因為她怕,她怕這一切真的祇是幻覺。

「YURI姊姊!妳在幹嘛!!」一開門,就看到YURI半個身子探在窗外,這樣的情景,讓一向穩如泰山的徐賢,也慌亂了起來,趕緊環抱住YURI的腰將她拉下。

「小賢...小賢...我...我看到她了!我看到她了!」就像抓到根浮木般,YURI激動地晃著徐賢的肩膀,不斷重複著"我看到她了!"

「她?哪個她?」徐賢也是一頭霧水,邊安撫YURI,邊試探性的問著,「是....姊姊手機裡的那個她嗎?」YURI則以沉默作為答案。

「那....她...是姊姊的戀人嗎?」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徐賢大膽的提問,YURI則再次以沉默當做回答。

那一夜,在徐賢有目的性的循循善誘下,YURI細數著和那人過往的種種,有以為會是永恆的甜蜜承諾、有倏忽而至,措手不及的分離,當然也包括左臉上的面具。

那一夜,在YURI開誠佈公的侃侃而談下,徐賢證實了自己的猜測,也明白了分離的無奈,更堅定了保護YURI的意志,她要代替那個她守護YURI,因為這是她唯一能做的。

那一夜,當徐賢輕輕地替YURI關上窗時,她看見一道人影從街燈旁的陰暗處快步走出,望著那人離去的背影,她露出了會心的一笑,相見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創作者介紹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