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不會因世上多了幾個傷心人便停止轉動,太陽依舊東升西落,黎明終有到來的時分,而那亦是夢醒的時分。

「小懶貓~~起床囉~~」泰妍坐在床邊,帶著笑意輕聲地呼喚著床上那位還在半夢半醒間的可人兒。

床上的人半瞇著眼,抗議似地"嚶"了一聲,像是隻剛睡醒的小貓般地伸了伸懶腰,「早餐我準備好了,梳洗好就出來吃吧。」那慵懶的樣子加劇了泰妍臉上的笑容,這樣子的秀妍是最讓她迷戀的。

只是天亮了,夢也該醒了,現在的泰妍只想把自己最愛的容顏用力的鑄刻在腦海中,永遠的烙印在心坎裡。

「別看了....」一清醒就對上了一如既往的溫柔眼光,讓Jessica有些招架不住,趕緊用手擋住那熾熱卻又不至於把自己燙傷的視線,然後將泰妍推出自己的房間。

這一推很輕,輕的就像飄散在空中的塵埃一樣,但卻用盡了Jessica的全身力氣,那一瞬間似乎連自己的靈魂也隨之遠走。

勉強支撐在洗手檯前,Jessica明白不能再有所留戀,但殘留在自己臉上,那來自泰妍視線的溫度,是那樣地真切,那樣地令人著迷。

放任水龍頭的水嘩啦嘩啦的流,Jessica愣愣地看著鏡中的自己,如果明白就能斬斷情根,就能瀟灑放手,那現在不斷滋生的失落是什麼?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推開泰妍後的失落,能像水一般,奔流到海不復返;如果可以,她真希望一輩子就在這樣的凝視中度過。

但如果只是如果,能偷得一夜的同夢,已是莫大的奢侈,因為天亮了,夢也該醒了。

狹小的空間,密閉的車裡,除了從音響中流洩出的樂聲外,剩下的便是沉默。

大多數的沉默,來自於沒話好說,無話可說,或者不想再說,於是以沉默來代替一切語言。而與沉默如影隨形的,通常是尷尬、不耐、窘迫,所以才說沉默是世上最可怕的語言。

但凡事總有特例,就像此刻沉默並未對車內的二人帶來任何的侷促不安,彷彿有道靈犀在沉默中隱隱流動著,不須多說,毋須言說,便能互訴情衷,語言對她們而言,太過多餘。

「前面靠右停。」就在離SJ大門還有兩個紅綠燈的距離時,泰妍隨手一指,示意Jessica停車。

Jessica不明所以地看向泰妍,「又還沒到,下車幹麻?」

「因為...從現在起,我們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泰妍直視前方,把話說的俐落堅決。

「恩...」Jessica沒有多說,只是將車靠往路邊,目送陌生人下車,然後加足馬力駛過泰妍身旁,"再見了!我愛的陌生人...."


Jessica躊躇地站在會議室的門口,不停地對自己做著 "要將金泰妍當作陌生人" 的心理建設,以迎接等會所謂的 "第一次見面"。

一開門,便看到相談甚歡的每英及順圭,「黃經理,早!」Jessica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是神情愉悅地打著招呼。

「早!恩...我到樓下去看DaeDae來了沒...」美英發現Jessica有些不自然的表情,下意識的認為她在是在介意自己與順圭過於融洽,便藉口離開,也順便給兩人一個獨處的機會。

「昨晚....」順圭剛要說些什麼,就被Jessica給打斷。

「昨晚,妳喝酒了,對不對?」看到順圭不停地用右手搓揉著太陽穴,Jessica略帶責備的問著,她最看不得順圭因宿醉而被頭痛折磨的樣子。

拉開順圭的右手,Jessica動作輕柔且熟練地按壓著周邊的穴道,試圖減輕順圭的不適,也只有在此時,順圭才能感受到Jessica對自己特有的溫柔。

「昨晚...看完Krystal後,回到家太累了...所以睡著了...」Jessica歉疚地說著,不是因為她沒有赴約,而是因為她說謊了。

是的,她選擇了說謊,既然一切都需要回到正軌,那也不須多做解釋,以免節外生枝,不是嗎?

" 愛她就相信她,即使她選擇了隱瞞,那也是不想讓妳受傷。 " 今早美英的忠告迴盪在順圭的耳邊。

「可以了...」拉下Jessica的手,輕輕地吻了吻,看向Jessica眼底的自己," 說謊...是怕讓我受傷....對吧?! 我可以這樣理解...對吧?! "

「嘿嘿...我...打擾到妳們了嗎?」YURI象徵性地在門上敲了兩下,露出捉姦在床的表情。

「妳...」Jessica絲毫不受影響地挑了挑眉,指著YURI的鼻子,「台詞背好沒?不要到時又給我即興表演,還有身材管理有做好嗎?拍完馬上就要宣傳新專輯.....」

暴風般的經紀人本色,不斷地朝YURI襲來,害她只能抱頭鼠竄著,直到Jessica迎面撞上了從門口進來的泰妍,才讓這齣妳追我跑的戲碼暫告一段落。

兩人對視了一會,「是Jessica小姐嗎??妳好!我是妳的忠實粉絲,我叫金泰妍,請多指教!!」泰妍巧妙地拉開彼此的距離,極其誇張的提高了音調,瞪大了雙眼,還煞有其事地來個90度大鞠躬。

這樣過激的表現,看在尋常人眼裡,也只是小粉絲見到偶像的一種情緒宣洩,但看在心照不宣的Jessica眼裡,卻是一種欲蓋彌彰。

強忍內心的難受,勾起職業性的笑容,「真沒想到還有人記得我這個過氣明星阿~」從泰妍眼中閃過的一絲詫異,讓Jessica明白自己將"陌生人"扮演的很好。

「Dae...今天不是來追星的....」看著笑得有些癡傻的泰妍,一旁的美英自然地穿過泰妍的手臂,在她耳邊輕聲的提醒著,但那句"Dae"聽在Jessica的耳裡卻是震耳欲聾。

Jessica知道自己嘴角上揚的弧度一定加大了,隨著內心的苦澀,揪痛,不斷的加大,再加大,唯有這樣才能稱職的扮演好"陌生人"。

 

會議結束,回到YURI家後,徐賢不知從那變出足以堆滿一整個茶几的零件,然後聚精會神,開始謹慎而縝密的檢查、組合、測試。

而一旁的YURI則像是來到大觀園的劉姥姥一般,每樣東西都能讓她眼睛為之一亮,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就像個求知慾爆發的學生,緊挨著徐賢不恥下問著,絲毫不覺自己已經打擾到徐賢的作業。

一開始徐賢也展現她無比的耐心,幾乎是有問必答,甚至悉心解說,直到某人將那些零件當作樂高積木經營時,徐賢才逐漸地加重了她的鼻息。

「咻~~~黑武士納命來吧!!咻~~~蹦!!呃阿.....」一專注起來就會忘記週遭的事物是YURI的優點也是缺點,就像現在全心投入星際大戰中的她,就忽略身旁有股氣旋正在形成。

「YURI姊姊!!」終於按耐不住的徐賢,"霍"的一聲站了起來,也順便拉起YURI,「請姊姊去把妳的手機、面具,以及隨身用品拿出來!」

感受到從徐賢眼神中發散出來的冷冽,YURI立刻將手中的天行者及黑武士放下,灰溜溜地跑進房間將徐賢交代的東西一次性的拿了出來。

「面具....」就像是手術室中的醫生跟護士一樣,徐賢每開口說一樣,YURI便乖乖的遞一樣過去,「這是微型的攝影機,我將它藏在面具眼睛開口處,等等姊姊戴看看,看會不會不舒服。」

「包包....」徐賢再度伸出右手,「這是改良過的針孔,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清楚捕捉到畫面。」徐賢一邊裝也一邊跟YURI解釋其功能及特色。

「手機....」手放置在半空中過了許久,卻還是空空如也,徐賢不禁滿腹疑問的抬起頭來看著同是滿腹疑問的YURI。

「連手機也要?你們該不會也會用衛星來追蹤我吧?!這樣我豈不變成全民公敵裡的威爾史密斯了?」看著自己平日的隨身用品一個一個的被安裝上監視設備後,YURI突然有種隱私蕩然無存的恐懼感。

「恩....追蹤器也是會有的....」徐賢看了一眼有些驚慌的YURI,「姊姊..我知道這樣妳會像是活在楚門的世界,但...妳應該明白,除了明星的身分外,妳還有個特殊身分...」

YURI有些錯愕地對上了徐賢定定的眼神,「這事...我爸他也有介入?」,闊別已久的稱謂就這樣脫口而出。

從負氣離家,並以絕食將父親逼離開自己的生活範圍到現在,YURI幾乎沒和父親有過連絡,但畢竟血濃於水的親情是無法真正切割的,知道父親還是很關心很擔心自己的時候,YURI知道自己是高興的。

徐賢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一臉別讓我難為的表情將手伸向YURI,並將微型監聽器及追蹤器裝在手機裡。

「其實...依令尊的能力,他是可以完全掌握妳的一舉一動的,但他卻沒這麼做,這背後的原因,妳應該非常明白,所以....」徐賢邊說邊將手機還給YURI,只見YURI微微地將頭低下,若有所思般的不發一語,隨後轉身進房去。

戴在臉上的面具可以輕而易舉的卸下,但在心裡築起的那座城牆卻是牢不可破,固若金湯,至少現在是.....

YURI再次打開手機裡的照片,同樣地窩在窗邊的臥榻上," 妳是否和爸爸一樣對我的一舉一動依然關注著呢?妳是否和爸爸一樣擔心著我的安危?妳....還是只屬於我的妳嗎? "

不自覺地望向過去她常駐足的街燈,街燈下空無一人,只有幾隻不知名的昆蟲在飛舞著,一聲輕嘆,她知道一切都是自己在癡心妄想,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轉身之際,一個人影出現在街燈之下.....

創作者介紹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sura
  • 唉呀果然是小鹿跟權總攻~
    不曉得當年到底發生什麼是迫使小鹿離去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