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直在走,這段期間YURI完成了下一張專輯的錄製以及MV的拍攝,接下來會有半個月的休息期間,之後便要全心投入於電影的拍攝。

而說也奇怪,這段期間原本不間斷的恐嚇信件沒了,那種危機四伏的感覺也沒了,一夕之間變得風平浪靜,但SJ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就怕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於是徐賢便被指派進駐到YURI家。

剛開始,已經習慣一個人住的YURI顯得有些難以適應空氣中多了一股陌生的氣息,但更讓她覺得鬱悶的是,那個入侵到她領域中的人,似乎只會說"請、謝謝、對不起",拘謹的程度,讓一向不拘小節的YURI覺得快要窒息而死。

這樣相敬如賓的相處模式一直維持到了某天的清晨,因為一杯營養滿分的山藥汁,而有所轉變,YURI這才發現她們倆個在健康管理層面上可說是同道中人。

「恩....徐賢小姐....今天我一不小心把山藥汁打多了...不知道妳有沒有興趣來一杯....」YURI小心翼翼的問著,畢竟黏黏糊糊的山藥汁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睡眠不足而產生的錯覺,在她說出"山藥汁"三個字的時候,那個總是一臉正經的徐賢,臉上居然散發出不一樣的光采,眼神閃阿閃的。

徐賢欣喜若狂地將山藥汁接了過去,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滿足的程度彷彿是喝了瓊漿玉液一般,讓一旁的YURI除了詫異還是詫異。

「YURI小姐...妳的山藥汁是不是有加了蘋果阿?」徐賢求知若渴的問著YURI。

「對呀~妳喝得出來阿!」突然放大的嗓門,忠實的表現出主人的興奮,「說到這個山藥汁~我可是專家喔~~要我開間山藥汁專賣店都沒問題~~」YURI非常有自信的說著。

「只可惜我身邊的人都不懂得珍惜這天賜的聖品....」YURI一臉惋惜的說著,而徐賢則是不住的點頭,表示贊同。

「沒錯...我老闆也是對它避之唯恐不及。」YURI的一席話,讓徐賢想到允兒被逼著喝山藥的場景,「不過後來在我的堅持下,她妥協了!」

看著徐賢因為老闆的妥協而沾沾自喜的樣子,YURI腦海中突然浮現了那個人的樣子,那個飽受胃痛之苦,卻又不肯屈服於山藥的人......

或許陌生與熟悉僅僅只有一門之隔,差別就在於有沒有找到對的鑰匙去開啟這一段緣份,而屬於YURI和徐賢的那把鑰匙,就是那杯黏糊的山藥汁。

那天,兩人從山藥汁的製作,談到健康管理、養生之道,然後自然而然地談到了對彼此的第一印象。

YURI才知道,徐賢先前的拘謹來自於自己臉上的面具,YURI這才驚覺,原來面具掩蓋的不僅只是自己的面容,也阻隔了自己的心,於是YURI破天荒地,卸下了左邊的面具。

卸下這層防護後的YURI,在往後的日子和徐賢越發的親密無間,更加的無話不談,從生活瑣事到國家大事,從彼此的過去到未來的展望,每次總是要等到徐賢板著臉,抱怨皮膚再生時間快過了,YURI才肯罷休。

 

悠閒的日子總是來得慢,去得快,轉眼間剩三天YURI就得向劇組報到,體驗水深火熱的演員生活。

這樣的身分轉換對YURI來說雖不致於無所適從,但該有的緊張與擔心還是有的,這幾天的輾轉難眠以及眼底的淡紫就是最好的証明。

環抱著雙臂,屈膝坐在窗邊的臥榻上,望向窗外的路燈,透過昏黃的光線,YURI的思緒回到了從前,有那人守候的從前。

那時候的她總模仿老掉牙的偶像劇情節,在夜深人靜時,偷跑到後巷,就躲在那路燈的後頭,學著狗叫或貓叫,對在房間中的自己打著屬於兩人間的暗號。

然後自己再躡手躡腳的經過父親的房門,逃出家門,來到後巷和她相會,享受刺激又短暫的溫存。

她曾問過她,明明兩人就同住一屋簷下,為什麼還要大費周章的上演這一場像是久別重逢的大戲?

那人淡淡的一笑,將她輕摟進懷,在耳邊說這是她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她要讓她知道不管是朝夕相伴,還是相隔兩地,她永遠會站在那燈火闌珊處守候著。

只是這條通往愛情的後巷,再也指引不出兩人幸福的方向,仍舊佇立的路燈,再也映照不出兩道相擁的影子。

情話,猶在耳;景物,依舊在;人事,已全非。YURI不禁想問,當她驀然回首,那人是否還在燈火闌珊處?

「YURI姊姊....」徐賢一聲輕喚,拉回了YURI的思緒。自從兩人的關係變得親近後,在YURI的堅持下,徐賢便改叫她姊姊。

「這是熱牛奶,可以助眠的...」細心的徐賢怎麼可能沒發現YURI眼底下的淡紫,「姊姊是在擔心電影吧?姊姊做的真的很棒,我相信大家都看得到的!」

將近半個月的相處下來,徐賢明白YURI有其樂觀豁達的一面,但當她專心致志於一件事情上時,她一定是全力以赴,力求完美,甚至是幾近苛求的。

就拿練台詞來說,YURI總是不厭其煩的,試著用不同的語調、口氣、情緒,來表現同一段台詞,再從中挑選最符合的,然後記在劇本上,提醒自己。

其他像是對著鏡子做出驚恐的表情,害怕的表情,還有肢體動作的表現等等,YURI通通一絲不苟的在家做足了練習,也因此徐賢才會單純的認為YURI是因為壓力而失眠,導致最近總是精神不濟的。

「真的嗎?」YURI笑著將徐賢的愛心牛奶全數喝下,「有了小賢的愛心加持,我很有自信喔!!」

隨著徐賢的轉身,YURI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看著手機上的照片,"妳能看得到嗎?如果現在是妳陪在我身邊,我才會真正的無所畏懼吧...."

「那...YURI姊姊,晚安囉~~祝妳今晚有個好夢!」就在燈火熄滅那一瞬間,徐賢才發現那抹淡紫的背後,似乎藏有不易察覺的東西.....

房間的燈熄了,窗外的路燈還是亮著,一個身影從燈後步出,倚著牆,望向那一片黑.......

 

皎潔的月光從窗外灑落,一地的銀白讓午夜的病房,安靜得有些寂寥。

潔白的病床上,有個女孩靜靜的躺著,瀑布般的長髮,白雪般的皮膚,櫻桃般的小嘴,就像是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公主一般,只不過那個公主叫做睡美人。

一場意外,讓女孩沉睡至今,她所等待的不是王子的親吻,而是上天的奇蹟。一道狹長的身影出現在病房門口,伴著窸窣的腳步聲來到了病床旁,久久不願離去。

「跟周公下棋真的那麼好玩,就這麼讓妳樂不思蜀嗎?」來人用浸濕的毛巾,溫柔地擦拭著女孩的四肢「今天我照舊帶了兩束花來,一束給妳,一束給她。妳不起來看看嗎?」

「還是妳還在生我的氣?氣我的逃離,氣我的懦弱,氣我的背信?」來人緩緩的坐下,在月光的照射下,那背影有說不出的落寞。

「是阿...妳是該生氣,因為我也氣我自己的不夠勇敢,氣我自己的膽小懦弱。」苦笑著,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後,「妳知道嗎?被妳當做偶像的我,被人稱作第一射手的我,現在連拿槍的勇氣都沒有了。」

「每日每夜在我夢裡出現的是那天被子彈貫穿的妳,被鮮血佈滿的妳,還有聞訊趕來的她,臉色蒼白的她,傷痛欲絕的她,不停的穿梭著,交織成一張大網將我困住,我的勇氣早已夢中殘影吞噬殆盡。」

「無法繼續持槍的我,無法掙脫桎梏的我,無法尋回勇氣的我,又能用什麼來履行我的承諾,來保護我所愛的人?」自嘲的笑了笑,又拿起毛巾擦了擦女孩精緻的臉龐。

「這樣無能為力的我很不帥氣,對吧?亂想鄙視我一把的,對吧?」一個人的自言自語,一個人的自問自答,從口中吐出的話語回盪在病房中,語氣輕柔卻強力的撞擊著兩顆心。

「我該走了,這束花就再拜託妳交給她囉~~」起身將毛巾摺疊好放到一旁的櫃子上,順便再整了整插在花瓶上的向日葵。

「難道....妳就不能自己交給她嗎?」才剛要轉身,一個甜美中帶點清冷的聲音便從身後響起,「怎麼?不敢轉身嗎?」聲音的主人不斷進逼著。

該來的還是會來,該面對的終究是要面對的,剛剛說的,她都聽到了嗎?懷著些許的不安,轉身看向門口那不知何時出現的人。

那美麗的容顏未變,卻多了分成熟,那倔強的個性未變,即便雙眼早被水氣給溢滿,卻硬是不讓淚落下,這就是自己所愛的她。

對視是僅有的舉動,但這已足夠表達內心的澎湃;沉默是唯一的語言,但這已足夠訴說滿腔的情意。

微微地一笑,夠了,這樣真的很足夠了,如果世界在這一刻毀滅了,自己也了無遺憾了。

「沒我的允許,妳不能離開這!」雙腳才剛想移動,就被嚴厲的制止,但她明白如果此刻不走,這輩子就走不了了。

「如果妳還是要走,我不會追妳,但我會從這裡跳下去,搶先一步阻止妳!」在門口與她擦肩時,她字字清晰地說著。

望向她堅定又執著的眼神,心裡閃過一絲心疼,忍住想擁抱的念頭,握緊了拳頭,留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wonU 的頭像
KwonU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