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陽光透過紗質的窗簾,先是撒落在客廳的一角,再慢慢地擴大其領域,佔領了客廳的一大塊,也暖和了蜷縮在沙發上的一小團物體。

但那一小團物體似乎並不想接受陽光的洗禮,像是抱怨般的發出不明的囈聲,蠕動了兩下,背過身,將自己完全性的沒入沙發中,繼續未完的夢中遊歷。

就在此時,門鈴聲十分不識相的響起,從一開始的規律節奏,到後來的亂無章法,一聲急似一聲,打亂了這個早晨的寧靜。

「阿~~~」煩躁的大吼了一聲,「噢....」一個起身卻撞到了茶几,劇痛帶來的刺激也讓人清醒了過來,這才想起昨天自己是睡在沙發上。

撓了撓因睡覺而變得自由奔放,豪邁不羈的頭髮,半瞇著眼,拖著腳步,來到門邊,在門開的那一剎那,還亂無形象的打了個大哈欠。

「DaeDae!!!!」依舊是那極具活力的聲音,但似乎無法趨走泰妍的睏意,「吵醒妳了嗎?」門外那人拉著八字眉,一副愧疚的樣子。

泰妍抓了抓脖子,又打了個大哈欠,示意美英進門後,逕自步回沙發旁,再次將自己沒入沙發中。

「Dae~~別睡了!!」美英熟門熟路的把帶來的早餐放到餐桌上,「聽小賢說昨天小允喝醉在妳這,我煮了海帶湯,妳去叫她起床吧!」

聽到美英這麼一說,泰妍才猛地想起允兒昨晚住在她家的事實,但當她打開房門準備叫醒允兒時,只見床舖被整理的平平整整地,若不是在床頭櫃上留有一張便利貼,她會以為昨晚允兒根本沒來過。

「TO 金短身:

            難道離開情報局後,連帶的警覺能力也降低了嗎?

            連我在妳旁邊呼氣都沒任何感覺嗎?看來下次可以在妳臉上作畫了!!

            還有....昨天謝謝妳....然後....妳的那些話...我原封不動的送還給妳.....

            如果還愛....就別折磨自己....妳懂我在說什麼的.....做個聰明的人吧!」


看完留言後,泰妍會心一笑,原來那傢伙聽到了.....那她做得到吧?!而自己呢,自己是否也可以做到?

把手伸進床頭燈的燈罩裡,牆壁的背板上便出現一個暗櫃,泰妍像是對待至寶般的,輕輕地擦拭被蒙上一層輕灰的相框。

塵,離開了駐紮地,在空氣中輕飄,飛揚,飄散瀰漫在眼前,照片上的人影因此而清晰了,沉寂已久的心也因此而鼓動了。

照片裡是三個花樣年華的女孩,笑容是那樣地恣意且放肆,笑容中所蘊含的熱度,就連太陽都相形失色,那是個無憂無慮,揮霍青春的青澀年代。

相框的背後夾著一張略顯泛黃的剪報,報導的內容泰妍早已倒背如流,但內心的膽顫並不因時間而有所減退,熟悉的顫抖再度爬上右手,迅速把東西塞回暗櫃裡,這已是極限。

「林允兒那沒心沒肺的傢伙,居然沒打聲招呼就閃人了。」努力平復完情緒的泰妍,從房間一直嚷嚷著到客廳,為的就是不讓美英看出她的異樣。

隨手拿起美英放在桌上的三明治,狠狠的咬了一口,用力的咀嚼著,把滿腔的憤怒都發洩在食物上。

「吃慢點...等一下噎到了怎麼辦?」遞了杯牛奶給泰妍,還順手擦掉沾在嘴角上的美乃滋,「還有...等一下我們要去SJ簽約妳沒忘吧?」

「咳咳....」美英無預警而說出口的話,讓泰妍被牛奶嗆個正著,「妳說.....今天要去SJ?!!!」

「對阿....我昨天不是傳簡訊給妳了嗎?」美英邊收拾善後,邊用曖昧的眼神看著泰妍,「該不會....是要見到Jessica,妳緊張了吧?」

「Je...Jessica!!!」一聽到關鍵字,泰妍立刻像被雷打到一樣,從沙發上跳起,"呀~~"的一聲衝向房間,出來時已經是個衣冠楚楚的小帥妹。

 

在去SJ的路上,泰妍放在排檔上的右手一直不住的顫抖,臉部的肌肉也不時抽搐著,此情此景讓美英明顯感受到泰妍的緊張,但也只能笑而不語。

「欸...美英阿....妳看看我這樣行不行?」在進SJ大門前,泰妍拉住美英,雙手不知所措的在自己身上胡亂拉扯著。

「讓我來啦....」美英拍掉泰妍的手,然後細心地把被她拉皺的地方整平,「妳看起來非常的好~~」

「真的齁....」美英的稱讚讓泰妍害羞的低下了頭,不停地搔弄著頭髮。

「不過~~請妳記住...我們是來談生意的...不是相親的...」美英說完頭也不回地便往電梯口走去,而一直安靜跟在其後的王民豪和KEY也強忍著笑意,隨著美英的步伐翩然離去,留下一臉窘迫的泰妍。

等待,是漫長的,尤其是對於內心有所期待的人,那更是緩慢而綿長的凌遲,就像現在的金泰妍。

從一進到會議室開始,泰妍便不發一語,不斷的嚙咬手指,眼神飄忽不定,坐立難安的,直到美英將手掌輕輕的覆蓋在她的手背上,才稍稍地獲得了安撫。

「不好意思,早會有些延遲,社長特意要我來向各位致歉,麻請再稍待一會。」開門進來的是掛著親切微笑的社長秘書。

「恩....我想請問一下...Jessica小姐會一起出現嗎?」問話的是美英,但這句話卻是替泰妍問的。

「很抱歉,Jessica小姐不在我職務範圍內。」詫異從祕書的臉上一閃而過,隨即換上一個職業性的笑容,有禮貌的回答著。

「呀呀呀!!!黃美英!!!妳幹麻問那個問題阿!!」待秘書一走,泰妍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不停喳呼著。

「怎麼?難道妳不想見到那優雅迷人、魅力與實力兼具、就連女人也會腳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Jessica嗎?」無視於泰妍的喳呼,美英挑著眉,氣勢凌人地反問著。

聽到美英無比順暢地把自己平日歌頌讚楊Jessica的台詞一字不差的復誦出來後,泰妍想反駁些什麼,卻又如鯁在喉,只能無言以對地坐回椅子上,繼續撥弄著手指。

「黃經理...不好意思....開會有些遲了。」順圭邊在文件上簽名,邊走進會議室,連聲抱歉著。

泰妍循聲抬頭,上下打量了下眼前那個和自己一樣有著不老童顏,扣除掉高跟鞋應該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傢伙,內心不禁懷疑,難道她就是傳聞中巨星的推手,SJ的社長---李順圭?

想得太過入神的泰妍一直到被美英用手肘推了一下後,才意識到自己正很不禮貌的死盯著人家看,而對方的手似乎已經停留在半空中許久,趕忙堆著笑臉回握住順圭的手。

「麻煩再稍待一下,Jessi正帶著YURI從舞蹈教室過來。」順圭示意大家坐下,「這是我方所擬的合約,黃經理妳先過目一下。」

「李社長,不知可否讓我四處看看,看貴公司有哪些死角是需要加強的?」泰妍起身向順圭請示,「美英,那這裡就交給妳囉~」得到應允後,泰妍回頭向美英交代了一下,便從容地離開會議室。

泰妍的這番舉動倒是出乎美英的意料之外,這傢伙不是因為可以見到Jessica而緊張個老半天嗎?怎麼在這緊要關頭卻臨陣退縮了呢?莫非這就是所謂的近鄉情怯?

「她....就是DaeDae?」不知何時順圭來到了美英的身邊,在她耳邊小聲的問著,「她是個特別的人!」不等美英回應,順圭便下了論斷,因為美英臉上的紅潮已說明了一切。

 

「喔~~小賢有事嗎?」一到公司,允兒一如往常地先去訓練室做了重量訓練。結束時,便看到徐賢拿著毛巾跟保溫瓶站在門口。

「允兒姊姊,先把汗給擦一擦吧,感冒可就不好了!!」徐賢燦爛的笑著把毛巾遞給允兒,「還有我煮了海帶湯,給妳解酒的,呆會喝一點,頭比較不會痛。」

「恩~~我就知道小賢對我最好了~~」這樣撒嬌的允兒是難得一見的,但對徐賢而言卻是習以為常,似乎是從進情報局的訓練中心開始就這樣了。

訓練中心是個十分重視前後輩制度的地方,在那前輩的話就是法律,就是聖旨,不論是合理,還是無稽,後輩只有聽命、服從、照辦的份。

剛進訓練中心的第一天,允兒就恪守本分地對自己端出學姊的架勢,讓原本就已忐忑不安的自己,更是誠惶誠恐,戒慎恐懼,就怕稍有閃失。

但這樣的戲碼僅僅維持一個禮拜,就因女主角不滿角色過於刻薄嚴肅,與自己本性相去甚遠為由棄演,而倉卒落幕。

從那之後的相處中,徐賢發現允兒血液中腹黑的濃度可以媲美純度80%的高粱,受害者上至中心裡的訓練官,下至門口賣牛肉麵的阿桑,都無一倖免。

一開始徐賢總是苦口婆心地告誡允兒這樣是不對的,但總在對上她那無辜又清澈的雙眼後,徹底的被打敗,久而久之,也習慣了她整人後沒心沒肺的大笑,甚至被深深的吸引。

人的感情總是在潛移默化間,慢慢地起了變化,徐賢當然也無法抵擋這亙古不變的定律,漸漸地對允兒有了不同的感覺。

這感覺,在對上允兒不設防的明眸時,明顯了。這感覺,在和允兒一來一往的過招中,明顯了。這感覺,在被允兒從後方攬在懷中,學射擊時,明顯了。

這感覺,在允兒即將結業離開訓練中心時,爆發了!對這感覺毫無招架之力的徐賢,在允兒離開前,做了此生最大的冒險─向允兒告白。

告白的過程、告白的場景,已不復清晰。但徐賢永遠記得,當時的允兒只是笑著,揉了揉自己的頭髮,輕聲的說著 "我也很喜歡小賢啊!"

但喜歡只是喜歡,只是單純的喜歡,只是對妹妹的喜歡,不可能有所改變的喜歡,因為那時允兒的心已經住進了一個人,一個無法取代的人。

人生的第一次告白雖然失敗了,雖然現在想起心還是有點痛痛的,有些堵堵的,但在徐賢的內心更多的是感激。

感激允兒並沒給自己曖昧不明的答案;感激允兒並沒有因此而疏遠自己;感激允兒並沒有因此而減少對自己的寵溺。

更感激的是,即便那雙鹿眸已染上憂傷的色彩,但在她的面前,允兒還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允兒,那個咧著鱷魚笑,渾身散發著陽光氣息的林允兒,一直都是。

「允兒姊姊,還愛她嗎?」從回憶中甦醒的徐賢,瞥見允兒又在玩弄那只懷錶,輕聲的問著。

允兒只是笑著,揉了揉徐賢的頭髮,那笑容,一如當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wonU 的頭像
KwonU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sura
  • 到底小鹿愛的是誰呢...?
    泰妍對Jessica也太熱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