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風風火火趕回公司的順圭,刻不容緩地召集相關部門進行臨時會議。

會議中順圭一改先前的和顏悅色,臉色鐵青、不留情面地開除了已在SJ服務近40年的保安部主管,並要求法務室向委外的保全公司提出解約以及損害賠償之請求。

另外,有鑑於上次記者會事件,被某些媒體影射成是SJ的自導自演,為免讓有心人士有捕風捉影的機會,她更要求公關部務必竭盡全力封鎖此事,避免落人口實。

散會後,順圭單手支著頭,閉目沉思著,從不曾間斷的恐嚇信件開始,到之後一連串所發生的事件,表面上看似簡單,但內心的不安清楚的告訴她,事實上並非如此。

這一切絕非單純的ANTI所為,若真要說,倒像是有組織,有計畫的行動,只是目標是針對YURI,還是針對SJ,目前還不得而知。

在自己的印象中,無論ANTI是在網路上無端謾罵,還是有幾次正面羞辱,YURI心裏即便難受,也總是笑臉以對,泰然處之,從未和ANTI針鋒相對過,而YURI友好的態度,讓原本的ANTI轉成死忠粉絲的更是不計其數。

若以此推論,或許對方是針對SJ而來的可能性還比較大,故意挑選當家花旦下手,為的就是要製造SJ內部的不安與恐慌。

但她捫心自問,自從接任社長以來,一直秉持的少一個敵人,便多一個朋友的想法在闖盪,從未與人交惡,更別說是樹敵了。

順圭越想,越百思不得其解,腦中的思緒也愈發混亂,最後只能化成一聲幽幽的輕嘆。

「嘆氣會老十歲喔~~」一個輕柔帶著撒嬌的嗓音從耳際響起,同時,眉間也傳來溫柔的撫觸,飄散在空氣中的香氣,讓順圭不需張眼也清楚來人是誰。

順圭不發一語地將頭埋進Jessica的腹部,努力的汲取她身上特有的清香,試圖藉此衝散原本集結在自己胸口的鬱悶。

「今天有嚇著妳嗎?」Jessica的出現,讓順圭原本鬱悶的心稍稍獲得舒緩,招牌的笑容再次出現在她的臉上。

「我是還好....倒是YURI狀況不是很好。」Jessica受到的驚嚇也是不小,來找順圭的目的就是想讓她把自己攬在懷中,享受她的寵溺與呵護。

但在看到順圭對自己的關心溢出在那張因公事而疲憊的臉上時,她內心充滿了心疼與不捨,現在的她只想當她的避風港,讓她依靠。

「對了...那個保全公司....」Jessica纖細修長的食指覆上順圭的雙唇,只見她帶著淺淺的微笑,頭輕輕的晃動著。

不明究理的順圭還想多說什麼時,卻被Jessica一把擁入懷中,此時無聲勝有聲,剩下的只有一對因為夕陽餘暉而拉長的身影,襯著這一刻的靜謐。

 

而另一邊也是被靜謐所環繞,但準確的來說,這般靜謐更像是武林高手過招前,在氣勢上的對峙,是風雨欲來的前兆。

「Dae~」這高昂的語調,在它的主人開門的那一瞬間,立即消散於無形。

門內瀰漫著一股安靜卻詭異的氣息,允兒雙腳抬放在辦公桌上,秀眉微蹙地看著那只舊懷錶,而一旁的泰妍則是像在發動特異功能似的雙眼專注的凝視著允兒。

「美英,有事嗎?」不知道是第幾次看到美英欲言又止的表情後,允兒開口問著,即便她已努力的放柔自己的語調,但聽起來還是有說不出的僵硬。

「ㄜ....剛才SJ的李社長有來過電話,希望我們能夠馬上派人對YURI小姐為全天候的保護....」美英戰戰兢兢的報告著。

「約都還沒簽,就提這個要求,是不是太有把握我們一定會簽這個約?」果然在聽到SJ的請求後,允兒的表情變得異常難看,她最討厭的就是客戶的擅自做主。

「我也有試圖拒絕,只是因為今天下午發生了突發狀況...而且和李社長交涉過後,我覺得她是個好人,所以.....」美英猛向還在發功的泰妍使眼色,要她一起加入遊說的行列。

「突發事件!!!」似乎是接受到訊號一般,泰妍從椅子上跳起,「我家ssica有沒有事?」由泰妍抓住自己肩膀的力道,美英已經不知她是在演戲,還是真的在擔心Jessica。

「不清楚...」美英掙脫泰妍的禁錮,「只知道YURI小姐在他們自家的餐廳受到不明人士的威脅,到現在還是處於驚恐之中。」

聽完美英的簡述後,允兒還是一臉不置可否,沒有多作表示。但沒有多作表示,已經是個好的開始,美英用手指戳了戳泰妍,用眼神告訴她打鐵趁熱。

「小允阿....」泰妍坐到了允兒的辦公桌上,「如果是因為長官而讓妳對這個CASE如此排斥的話,那我能不能請妳不看僧面,不看佛面,也請看看我這可愛無敵的萬年童顏,就答應了吧...」

說完泰妍還睜大雙眼,破天荒的使出令人作嘔的閃亮亮眼波攻擊,美英只能緊握住拳頭,強忍著想要使用暴力的欲望。

而允兒則是依舊不為所動,興味盎然地玩弄著手上的懷錶,不斷地重複著單調乏味的開闔動作。

「小允阿~~~我說的妳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就算妳一身傲骨,能不為五斗米折腰,妳也得替公司著想,這個案子可是會替公司帶來不少的利益,怎能因妳個人的小恩小怨而不顧全大局?」

泰妍的語氣透著少有的強硬以及教訓的意味,要知道她已經虛擲了一整個下午,和允兒僵持著,為的就是希望允兒別因私人恩怨,而做出錯誤的判斷,造成損人而不利己的結果。

允兒無謂的看了泰妍一眼,放在桌上的雙腳在空中劃出兩道完美的弧度,起身整理了下衣服,淡淡的留下一句,「叫王民豪和KEY先過去吧,一個保護那個叫YURI的,另一個就保護妳心愛的Jessica。」

望著允兒離去的身影,泰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揚起一個苦澀的笑容,她這麼做也是為允兒好,不希望她將來會後悔,但...這樣的決定...會讓自己後悔嗎?


獨自離開公司後的允兒懷著心事,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遊走著,直到踢到鐵罐所發出的聲響,將她拉回到現實,這才發現她又來到了那個熟悉的街角。

到便利商店買了一手啤酒後,便坐在便利商店裡的椅子上,眼光望向對街的公寓,臉上糾結的表情不知是因啤酒的苦澀使然,還是回憶的酸楚所致。

在那裡她曾有過單純而美好的幸福,曾有過簡單而寫意的生活,但這樣的幸福生活,在猝不及防的那一剎那,碎了一地,留下的只有遍地的傷心。

心,再次抽痛了起來,原來有些事是無法事過境遷的,有些痛是無法藉酒麻痺的,有些人是無法徹底忘記的,只能千方百計的不讓自己想起。

為了讓自己不再想起,即便明知酒是穿腸毒藥,也義無反顧地一飲而盡,讓那晃動的黃湯帶領自己走向天旋地轉的虛無,以求短暫的解脫。

可悲的是,回憶似乎不想放過自己,那怕身旁已堆滿了壓扁的啤酒罐,哪怕眼前的景物早已模糊,可那些被塵封住的過去,卻煥然一新,活靈活現地飄散在思緒中。

一樣是那熟悉的身影,帶著令自己眷戀不已的笑容,依舊保持著那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的距離,這次允兒不再伸手觸碰,只是靜靜的,默默的,看著,然後任其飄然遠去。

微微顫顫地從座位上站起,強忍著頭痛欲裂的感覺,舉步維艱的朝門外走去,不小心一個踉蹌,失去平衡,在失去意識之前,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今晚的夜空偶爾有幾片烏雲飄過,不時徐徐拂面而來的清風,帶來了些許涼意,但也帶走了惱人的雜念。

泰妍獨自一人坐在院子裡的搖椅上,好不愜意地享受著片刻的優閒,回想著今天從長官那得到的消息。

今日一見,讓泰妍得知當初讓情同父女的兩人變成老死不相往來的原因,也發現當初允兒離開情報局的原因和自己竟是如此相似。

或許是因同是天涯淪落人,也或許是因在允兒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想從允兒的身上獲得讓自己面對的勇氣,所以才會如此積極地促成這次的CASE。

但冷靜下來細想後,這樣的安排會不會太過於一廂情願,而弄巧成拙呢?突然一聲急促的鈴聲打破週遭的寧靜,也打斷了泰妍的思緒。

「泰妍姊,妳能過來我家接允兒姊嗎?」電話那頭不時傳來允兒的大聲嚷嚷,以及徐賢柔聲的安撫。

見識過允兒發酒瘋的威力,那絕對不是溫順乖巧的徐賢所能招架的,泰妍二話不說,披了件外套,加足了馬力往徐賢家奔去。

泰妍順利的將已經不醒人事的允兒帶回自己家,替她做了簡單的清理後,坐在床邊看著因酒精作祟而表情糾結的允兒。

「小允阿....這次就請妳原諒我的自作主張.....我能明白被過去所禁錮是件很痛苦的事,但....因為囿於過去而放棄未來的人是愚蠢的.....

  更何況....是放棄了自己心愛的人,那不只笨,不只蠢,那更是痛不欲生。我只是希望,當妳醒來後,能夠放下執念,不要因為已經無法挽回的過去,而繼續折磨自己。」

泰妍的這段話字字肺腑,像是在開解允兒,也像在勸解自己,輕輕地嘆了口氣,在心裡祈求當黎明破曉之時,也能照亮彼此內心那塊過去所佔據的角落。

 

創作者介紹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