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美英難得遇到一個懂得粉紅色價值的人,縱然內心有相見恨晚的感受,但更多的是尋獲知音的欣喜,就像伯牙遇到叔齊一般。

而如此澎湃洶湧,難以名狀的內心世界,只能藉由滔滔不絕、喋喋不休的嘴皮運動將其表現於外,或許是興奮過了頭,以至於無視於眼前人早已眼冒金星,頭昏眼花,呈現垂死的狀態。

「美英姊....」就在順圭覺得自己命在旦夕,即將一命嗚呼之際,一個如銀鈴般悅耳,像是帶來救贖的天使之聲,從美英的身後傳來。

「喔~~~小賢阿~~~早阿~~~」或許是因為遇到了自以為的知己,平日就熱情的美英,這時散發的熱度足可媲美沙漠中的太陽。

順圭滿懷感激的望向那位名叫小賢的女孩,一頭長棕色的捲髮,白皙透亮的皮膚,再配上弧度剛好的微笑,只差雙翅膀就是名正言順的天使了。

「美英姊....已經不早了....」聽到美英的反應,小賢尷尬的提醒著,「現在已經快11點了.....」

「是嗎?」無止盡上揚的尾音,顯示出美英的驚訝,在她的粉紅色世界裡,時間只是天邊掠過的一朵浮雲罷了。

「美英姊.....」看到如此沒有時間觀念的美英,小賢深吸一口氣,準備好好的和美英溝通一番,讓她了解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的道理。

「這是SJ的社長,剛剛我一直在跟她介紹我們的公司,因為太過投入才會忘記時間的!」

一看到小賢準備長篇大論的預備動作時,美英眼明手快的將不斷對小賢投以感激眼光的順圭推到自己的面前,還臉不紅氣不喘的編了個理由,阻止小賢的攻勢。

先是被當作傳教對象,後來又被當作防護屏障的順圭,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找錯地方了,畢竟從她一站到大門口開始,出現在她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不成體統的擺設及裝潢,不可用常理判斷的粉紅控公關經理,以及像是天使落凡的女子,再這樣下去,這家公司的負責人該不會是有三頭六臂,還是千手千眼之類的吧......

如果自己沒走錯地方,那這家保全公司的可靠性,是否真如那人所述的萬無一失,如傳聞所說的所向披靡,似乎有重新審視的必要。

「妳好!我叫徐賢,在公司裡是負責通訊監察的!」不愧是以有分寸、有禮貌出名的小賢,即便內心十分懷疑美英的說詞,也看出順圭眼神中閃過的疑惑,但還是穩重的做了自我介紹。

「小賢~~是DAEDAE叫妳來找我的嗎?」空襲警報過後,美英立刻將屏障擔當的順圭推到身後,瞇著眼向小賢示好。

「沒...是泰妍姊要我轉達她今天要下午才會進公司,要美英姊不用等她吃飯。」被美英這麼一問,小賢才想起自己找美英的目的,也將泰妍的交代如實轉述。

小賢的話音剛落,原本神采飛揚、精神奕奕的美英,就像是洩了氣的氣球,臉色瞬間轉為黯淡,而這樣的情緒轉變並非沒有來由。

一天之中,她最期待的就是看著泰妍吃著自己為她做的便當,再替她擦去殘留在嘴角的油漬,對美英而言那是最幸福的事。

美英情緒的起落當然沒有逃過順圭的法眼,看著那雙被落寞所佔據的雙眼,順圭心想: "那個叫泰妍的對她來說應該是個重要的人吧",正想說些什麼來緩和氣氛,卻被美英搶了先機。

「小賢...我人有些不舒服...就麻煩妳帶李社長四處參觀一下。」說完,美英便默默的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與剛才的眉飛色舞、熱情洋溢有著天壤之別。

 

「不知道李社長還有什麼不清楚,需要我再為您講解的嗎?」

即便小賢已經從上到下,從裡到外,從訓練室到射擊場,甚至從頂樓天台到廁所,都仔仔細細、鉅細靡遺地做了全盤的介紹,但事事要求盡善盡美的她還是擔心忙中有錯,有所遺漏。

「沒了!妳介紹的很仔細、很周全。」順圭一臉稱許的看著小賢,要找到像她這樣認真盡責,不負所託的員工是越來越難了,「剩下就是關於合約簽署的細節,我需要和黃經理談談。」

一提到美英,順圭的腦海中立刻浮現那雙充滿落寞的眼神,心裡泛起一陣莫名的酸楚。

或許是感同身受吧,自己也常做愛心便當和Jessica一起享用,她能明白為心愛的人做菜,再看著心愛的人吃著由汗水與情意融合而成的便當時,那溢滿於胸懷的幸福感,是不可言喻的。

當然她也能明白當一個人面對兩個便當時,那種味覺瞬間消失無蹤的感覺,一個人重複著機械化的張嘴、咀嚼、嚥下,"孤單"是唯一能品嘗到的。

若說此刻她想找美英的理由是為了合約,倒不如說不希望看到這世上有另一個人和自己一樣獨自品嚐著孤單。

「請進....」了無生氣的聲音從辦公室裡傳了出來,與不久前充滿活力亢奮的聲音截然不同。

「美英姊,我帶李社長參觀完了,她說還有些細節想與妳談談。」小賢邊說邊走到美英的身邊,不著痕跡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似平常的小動作,蘊含的是低調卻真誠的關懷。

「恩...」或許是接收到了小賢不善表達的關心,美英的聲音聽起來多了點生氣,「小賢先去休息吧!」

小賢先和順圭微微頷首,離去前,還回頭害羞生澀的對著美英做了個小小的"Fighting",這一舉動終於成功牽動了美英的嘴角,將其拉回應有的弧度。

「很可愛吧~」美英望向因小賢的舉動而略顯驚訝的順圭。

「是阿!!」美英說話的當下順圭也回頭看向她,「我差點以為她是語音導覽系統了呢!!」想起剛才小賢略顯刻板,稍嫌平淡的語調,順圭不禁莞爾。

順圭的妙喻也招來美英如花般的笑靨,「其實妳笑起來比小賢更可愛!!」看見那雙笑意滿盈的月牙眼,順圭由衷的稱讚。

「咳....」美英低下頭,假意乾咳了幾聲,好掩飾悄悄爬上粉頰的紅潮,「這是本公司的定型化契約,妳過目一下。」從身後的資料盒中抽出一張紙,放置到順圭的面前。

「恩...我希望合約內容是經過個別磋商而訂的,所以我們再約時間。」順圭看了看手錶,「現在可以賞光一起吃頓飯嗎?」

「喔...對齁...都中午了....」美英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那我們去樓下的中式餐廳吃吧,我請客!」

「不用破費!」在美英經過自己身旁時,順圭及時將她拉住,「我看妳桌上有兩個便當.....看起來好像很好吃...不知道....」

一提到便當,美英臉色又有點暗淡了,「是這樣的啦...每天吃外食我都吃膩了...所以....」順圭現在的表情就像一隻被遺棄的小貓,無辜卻又惹人憐愛。

「好吧....如果妳不嫌棄的話.....」母性原本就氾濫的美英當然禁不起順圭的悲情攻勢,將便當盒拿到一旁的茶几上,和順圭相對而坐。

看著順圭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美英的心變得暖暖的。或許天父還是慈愛的,至少此刻她並不是一個人對著兩個便當失神發呆。


「哇~~美英!!妳的手藝真不是蓋的耶~~真好吃!!!」不知道是真的好吃,還是為了讓美英開心,總之現在順圭的眼睛可以說是閃閃發亮,就像吃到滿漢大餐一般。

「真的嗎?!!」看著順圭滿足的表情,美英有些不可置信,因為這樣滿足的表情在泰妍臉上從來沒有出現過。

「真~~~~的~~~~」為了增加可信度,順圭特地拉長了音,還比了個讚!!

看到順圭沾上油漬的嘴角,美英下意識的拿了張紙就要擦上,但卻被順圭避開,「我自己來就好!」順圭順手接下衛生紙,替自己擦去嘴上的油漬。

「不好意思...我....」回過神的美英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自責出現這樣一個逾矩的舉動。

還想說些什麼來緩和現在尷尬的氣氛時,對上的是順圭含蓄卻溫暖的眼神,「沒關係,我懂!!」一個了然於心的微笑把美英給弄懵了。

「那個叫DaeDae的對妳來說很重要吧?」雖然是疑問句,但語氣卻是肯定的,「因為我也有一個這樣重要的人,所以我懂!」說到那人時,順圭的嘴角不自覺的揚起。

通常被人看穿的感覺是不好受的,更何況是一個才認識不到一天的陌生人,但不知為何,美英卻不排斥被順圭看穿,甚至暗自慶幸看穿的人是她。

或許是那張看不出歲月痕跡的童顏如她,讓親切感油然而生;也或許是那句"沒關係,我懂!!",讓累積已久的情感尋得了出口;更或許那雙澄澈中透著光芒的眼眸,讓美英看到了似曾相識的感覺。

「被妳如此重視的人一定很幸福~~」看到順圭一提到口中的"那人"時,自然而然所流露出的寵溺,讓美英對"那人"感到羨慕不已。

「她幸不幸福...我不清楚。」一聽到美英這麼說,順圭尷尬的笑了一下,因為她能感覺和Jessica之間一直有道無形的屏障,無法跨越,即便兩人已經是情侶。

「對不起...是不是我說錯話了?」順圭的表情,讓美英驚覺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沒....但我清楚的是....只要能夠在她身邊...那就是我要的幸福!!」看到美英歉疚的表情,順圭一臉堅定的說。

「但是妳....」美英想問的是"但是妳的幸福怎麼有些酸楚?",可這時順圭的手機剛好響起,看著她一臉笑意的接起,美英也大概猜出是"那人"打來的,便很識相的自動消音。

「怎麼會!!!那妳們有沒有怎樣?有沒有受傷?」順圭說話速度越來越快,原本臉上的笑意也被擔憂給取代,「好...我現在馬上回去!!」

「有急事就快回去吧!!很謝謝妳今天陪我吃飯!!」在順圭開口之前,美英率先起身對著她盈盈一笑,並領著她到了電梯口。

「對了!!」在電梯就要關上之際,順圭趕忙按了"開",「如果不嫌棄,就把我當朋友吧!還有...不管是好是壞,放膽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電梯門緩緩的闔上,但站在電梯前的那人卻仍呆呆的佇立,腦中迴盪的是那句"不管是好是壞,放膽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幸福有很多種味道,有甜蜜的、也有酸澀的;也有很多種形式,有快樂的,也有苦痛的;還有很多種態樣,有轟轟烈烈的,也有平平淡淡的。

每個人有每個人心之所嚮的幸福,狂喜是幸福,難過是幸福;單純的美好是幸福,甜蜜的負擔也是幸福,只要是我要的,那就是幸福!

這一刻,美英似乎懂了.......就放膽去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wonU 的頭像
KwonU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