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保全公司就是妳口中的萬中選一?」順圭玩轉著手上那張名片,用充滿疑惑的口吻問著電話那頭的人。

「我有什麼時候讓妳失望過?」電話那頭的人顯得信心十足,「我保證,這家保全的精英程度足以媲美國家安全局了!!」

此話一出,順圭無聲的笑著,那人的確沒讓自己失望過,除了那一次.....

「好啦~~我最近有事要忙,就先這樣啦~」不等順圭回話,電話那頭便傳來嘟嘟的聲音。

順圭無奈的搖了搖頭,人家說時間會改變一切,但電話那頭的人卻不因時間經過而有所改變,總是不待自己回應,總是不說再見,總是這樣來去自如。

掛上電話後,整個人靠上椅背,端詳起那張黑底燙金,上面寫著 "T&Y" ,看上去頗具質感的名片。

「在看什麼?」話音剛落,那張名片便從順圭的指縫中被人強勢抽走,「T&Y?」來人挑著眉,質問著。

「莫非Jessi把我當犯人了?」順圭抬頭和俯身向下的Jessica相對視。

「怎麼會呢~~~我親愛的社長~~」Jessica撫上順圭的臉頰,意圖未明的笑著轉身,以兵長的姿勢坐到了沙發上。

「生氣啦?!」多年來的經驗,順圭明白口是心非是女王發怒的前兆,連忙起身到女王身旁,柔聲安撫以示忠誠。

「妳說呢??」Jessica一把拍掉來者不善的爪子,「這個妳看看!」

「這....什麼時候收到的?」看到那幾份和先前如出一轍的恐嚇信件,順圭的心微微一震,「那人不是已經抓到了?」

「剛剛....夾在粉絲信件中。看來我們的安全管理已經出現漏洞了!」Jessica面露憂色,「新片開拍在即,YURI絕對不能出事!!上次叫妳找保全,找了沒?」

看著Jessica為YURI緊張擔心的神情,五味雜陳的感覺頓時湧現,Jessica似乎不曾這麼擔心過自己。

感覺到順圭的異樣,Jessica乖巧的坐到了順圭的腿上,雙手環上她的頸子。

「Sun...妳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低著頭嘟嚷著,「YURI是我一手帶出來的,我和她的感情就像姐妹一樣...我不希望再看到自己的妹妹出事...」

「再說....YURI可以替我實現當年未實現的夢想....而我...也不願再次看到伸手可及的夢想再度在我面前破滅...所以....」Jessica越說眉間的距離越是拉近,神情也漸趨黯淡。

當年雖然是她選擇毅然決然離開自己最喜歡的工作,但那也是萬不得已,那看似瀟灑的轉身,是為了隱藏內心不可言說的遺憾。

「好啦~~好啦~~」因為明白所以體諒,看見滿臉愁容的Jessica,適才的難受立即一掃而空。

順圭把那張名片再次放到Jessica面前晃了晃,「這就是我新找的保全公司。」

「這...可靠嗎....」從名片的樣式來看,實在無法讓人聯想到是保全公司,說是從事特別服務的公關公司還差不多.....

「不然妳明天和我去一趟不就知道了?」即使那人已經拍胸脯掛保證了,但順圭還是相信眼見為憑,還是親自去了解一下會比較好。

「看來我們李大社長是貴人多忘事喔~~明天YURI要跟導演見面,晚上我還要盯著她練舞...妳知道的,她總是會在舞台上自編舞蹈...」

Jessica一想到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的影片,就覺得頭痛難耐。

「唉~~~明明人家是有家室的...卻總比孤家寡人還不如阿.....」順圭揪著八字眉,一副我歹命的樣子,控訴著某人不夠黏膩。

面對順圭的抱怨Jessica笑而不語,臨走前將一個冰冷的固體放置在她的手心,並在她唇上輕輕地啄了一口。

感受著唇上Jessica留下的餘味,看了看手上那把新打的鑰匙,順圭滿足地笑了,終於...終於...妳終於願意讓我更貼近妳了嗎?

 

「長官?!」泰妍一看到那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立刻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語氣中充滿驚訝以及疑問。

「喔~~泰妍阿~~好久不見!!」男子很是親暱的和泰妍寒喧著,「民豪,KEY,小賢他們都還好嗎?」寒暄完後,男子便熟門熟路的點起名來。

「恩...他們都很好!是有新任務嗎?還是.....?」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雖然平日雙方有所接觸,但那男子身為對方的頭頭確曾未登門造訪過。

「沒...他們剛完成任務,至少要在外邊轉個兩三年才能再接任務,這個內規妳沒忘吧!!」男子帶著親切溫暖的笑容,這樣的笑容很難讓人聯想到他會是當今的情報局長。

「我是來找小允的....」看到一臉疑惑的泰妍,男子單刀直入的說出他來的目的。

「找小允?」聽到男子的目的,泰妍並沒得到解答,反而陷入更深的疑問之中。

她和允兒曾經也是情報局的一員,但兩人在幾年前都已因個人因素辭去情報員一職,若要說還和局裏有何瓜葛,那也就是讓剛完成任務的同事們在兩到三年的空白期間,到公司來漂一下身分罷了。

泰妍雖然不清楚允兒離開情報局的理由,但憑藉多年從事情報的經驗,多少也能推敲出一定和局長有關,否則過去情同父女的兩人,關係怎會在允兒離開後降至冰點。

「你....怎麼會在這....」正當泰妍還在糾結時,一個冷淡的聲音從泰妍身後響起。

「小允...有空跟我吃頓飯嗎?」男子的聲音暖得就像當年,就像一個父親對著離家已久的女兒提出懇求。

清澈的雙眸對上男子誠摯的眼神,看到男子斑白的兩鬢以及歲月留下的刻痕,想到過去男子對自己視如己出般的疼愛,允兒心念一動,點了點頭,率先踏出辦公室。

「長官,小允這幾年過得不算好,性格也不比從前,所以....」泰妍伸手攔住男子,本想再多說些什麼,但看到男子了然於心的樣子,也就把話吞回肚裡。

餐廳裡,允兒和那男子相對而坐,相視無語,兩人間的空氣都因沉默而凝結,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

「找我有什麼事?長官!!」允兒特意將"長官"二字加重語氣,聽上去有些不耐。

「小允....是叔叔錯了....妳不能原諒我嗎?」男子一臉愧疚的望向允兒,就連聲音也有些顫抖。

「你今天找我來...絕不是要求我原諒這麼簡單....」出乎意料的,允兒並沒因男子的示弱而放軟語氣,畢竟有些事....很難被原諒....

「果然是我教出來的得意門生.....」男子自嘲般的笑了笑,「我知道我所犯下的罪不是說原諒就能原諒的。但...叔叔是否能請妳幫我個忙?」

「你這麼說...不會過謙了嗎?你是堂堂的情報局長,而我只是個升斗小民,又有什麼能力能夠幫你呢?」允兒不帶任何感情的回應著。

「這個忙只有妳能幫...也只有妳才能讓我安心!」男子雙手緊握住允兒的手,「我想請妳....暗中保護我女兒....」

聽完男子的請求,允兒的臉色大變,「荒謬!!」允兒充滿憤怒的甩開男子的雙手,起身離開。


一回到公司的允兒二話不說就換上運動服,不發一語的在訓練室裡盡情發洩。

她無法理解這世上怎會有這麼大言不慚之人,在犯下過錯之後,還能神態自若的和自己攀親帶故。

她也無法理解這世上怎會有這麼厚顏無恥之人,在還沒獲得原諒之前,就敢理直氣壯的提出請求。

她更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的心在看到那人誠懇的眼神後還會動搖,聽到那人的請求後還會抽痛,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幾乎就要點頭答應。

而原本各自訓練的人此時也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畢竟相較於平日看上去沒啥情緒的允兒,這樣子的她可是他們從沒見過的。

「民豪,你過來!!」允兒低著頭,喘著大氣,「來跟我過兩招!!」

「喔....」畢竟允兒算是前輩,即使民豪再怎樣害怕,也只能擺出架式,等著接招。

等豪一準備好,允兒立刻欺身而上,毫不留情的頻頻發招,即便以格鬥見長的民豪,面對發起狠來的允兒,他也只能採取守勢,居於挨打的地位。

「反擊阿!!!為什麼不反擊!!!!」允兒眼裡透出濃濃的殺氣,沙啞的嘶吼著,彷彿要將全身的力氣放盡才肯善罷甘休。

「小允...夠了!!」就在允兒打到失去理智之際,泰妍從背後將她架住,壓倒在地,試圖平息允兒異常的情緒。

「KEY...扶民豪下去擦藥,今天的訓練取消!!」等允兒平息下來後,泰妍指揮著其他已經呆愣在原處,瞠目結舌的人。

等人群散去,泰妍將毛巾覆蓋在允兒的頭上,「妳發狂的樣子還是一樣充滿殺氣阿~~」

泰妍直視著前方,她的視線穿越了時空,看到了那年的允兒,那個充滿憤恨怨懟的允兒。當年的她剛離開情報局,漫無目的地在他鄉異地自我放逐著,允兒的情況也與她相去不遠。

因緣際會之下,他鄉異地的偶遇,讓原本不甚熟識,只是前後期學姐妹關係的兩人,因為在異鄉的相互陪伴,培養出堅固的情誼,成為彼此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時至今日,泰妍仍不清楚原本被情報局寄予厚望,甚至已經是內定為下任局長的允兒離開的理由為何。

這些年來,她從去探究原因,因為她明白,那一定是個很痛的決定,就跟自己一樣,但現在看來她有必要去釐清一切。

創作者介紹

KwonU的部落格

Kwo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sura
  • 哇嗚小鹿曾經是內定的情報局下任局長耶...
    好大的頭銜...